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涉英】丑

※ 其實是涉在耍帥,英智都沒有正面出場。

※ 標題無能,順說個人感覺這只是個片段。異能paro,然後或許哪天會繼續paro其他人。




『如果這就是您想知道的,那我就給予相同級數的回應吧!我將以最芬芳的玫瑰為毯供您踩踏,以宛如星辰凝成的絲線為您縫製新袍,以法力為矛,以軀體為盾,願為吾帝開闢嶄新未來!』


說出來的話語就無法修改,並成為層層枷鎖緊緊束縛。

一切都是為了吾皇。

一切。





「……很抱歉,我不能放您進去。」身形稍顯臃腫的門衛第三次打斷面前男人的長篇大論。


這個彷彿參加完化裝舞會、自稱日日樹涉的男人在不久前出現在他面前,失禮地搖醒昏昏欲睡的他後開始如砲彈般自顧自地說了起來;而門房僅耐心聆聽約三十秒後便能十分肯定地說,把這男人的話掐頭去尾、理清一遍只會得到一句話:「他想未經許可就闖入某個房間。」


「你是那些小玩意吃上頭了對吧?」判定對方是來搗亂的後,門衛乾脆收回了敬語,頭也沒抬過來看他一眼,只是揮了揮手表達驅趕之意,「大半夜的,我沒有閒情逸致理會你的胡鬧,快走。」


日日樹涉瞇起了眼,但很快就又一次露出了笑容。

或許這人受過的教育讓他無法正確解讀一名高貴優雅的紳士,在面對任何讓自己驚慌失措的事物時都得盡力保持鎮靜的模樣為何。

於是他決定單刀直入。


「真不可思議啊!」他用著慷慨激昂、如同在舞台上演繹劇本的誇張聲調說話,「如果一個人必須要驚慌失措、口不擇言,甚至施行暴力才能被得到受到驚嚇後的幫助的話──如果您不會介意我接下來任何失禮的舉止的話,那麼我想我會很樂意配合的,先生。」

日日樹涉笑著摘下自己頭上的深色高帽,原本盤在裡面的星辰色長髮如瀑布般隨意灑下。

「那麼,表演開始。」


幾分鐘後他成功踏入了目標大樓。

像他這樣有主的丑角無需理會身後傳來的慘叫驚呼,對於剛剛那位可憐的門衛會見識什麼樣的夢魘日日樹涉早已了然於心。

現在的他只是在快步移動的同時在心中算計著接下來的計畫與剩餘的時間。


三分鐘後。

他放倒了第三個試圖造成干擾他行動的人,踏入電梯並按下數字十七的按鈕。


五分鐘後。

他站在那扇紙條上寫的門牌前,深吸一口氣,下壓手把推開根本沒鎖上的大門──


裡面如預料般的空無一人,卻也出乎預料地阻止了日日樹涉的腳步。

原本擺有沙發桌椅的客廳中央被鋪滿了潔白的玫瑰花瓣,而這些玫瑰花瓣又恰好地強行隔離出一個躺倒在地雙手合十的人形輪廓。

日日樹涉只掃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他的皇帝──天祥院英智的身高。


他面色虔誠,單膝跪下,低聲喃誦皇帝的名號。




「……請靜候您的小丑帶來的佳音吧,吾皇。」

「請您,再稍稍等候一下。」





十分鐘後。

門衛突然從滿目腥惡的世界驚醒過來,發現自己竟然真的旁若無人地打起瞌睡。

他看著面前一如往常的無趣夜景,耳邊似乎還殘留著夢中的爆炸聲,家人的斷肢殘體彷彿就映在眼前難以抹滅,但他又十分清楚那只是個噩夢……

門衛猜想這是他打瞌睡偷懶的代價,於是站起身來活動起筋骨。







──日日樹涉,代號『丑』。

──能力『虛實交雜』。




【大概不會有後續】


 後記://

不要問我為什麼堅持凌晨兩點也要更新一個至少荒廢一年有的LFT。

大概是因為怪盜要出涉了,做為整個ES第一個讓我記住日文名字的男人,一個激動下就想不開了。


涉的能力目前想法是創造誇張的虛幻場景讓人誤會,但也因為太誇張了很容易就會從中走出來……基本上只要被施能力者確信眼前的事物是「假的」,那麼這個能力就會自動無效化了。被施能力者會進入熟睡狀態,只能靠自己清醒過來,或是因為三十分鐘內涉沒有持續使用能力而清醒。

涉理論上是帶給人歡笑而不願清醒的場景,但當他是「惡」的身分時,讓人做個噩夢他也是很樂意的。

然後英智是太過迅速從「美夢」中走出來而讓涉惦記上的。


然後順便提一下,奏汰的能力跟涉很像,不過奏汰的是異世界交流類的,這個還沒有很深入的思考。

也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麼時候,大家有緣再會。


评论(2)
热度(12)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