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因為要認證,lft淪為純追蹤用(笑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樹黃】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上)

※ 跟 @妈妈生了个绝版的我 的交換(?),我等你的方王糧(揮旗子

※ HP paro。設定上可能跟傳統的不太一樣,比較是個人跟小夥伴討論的最後方案──我的重點偏向人的個性來分,所以很可能會拆散大家所認為應該一起的,或是因為一些顏色啊傳統啊而分配過去的。



01. 

黃少天撿到一顆樹。

確切來說,那不僅僅是樹,而是個樹妖。


「隊長隊長你看這小傢伙怎麼就纏著我不放呢!!!」黃少天指著用所有鬚根綑在自己手臂上樹妖,驚恐地說著:「我該不會被寄生吸乾吧????」

既是史來哲林魁地奇隊長也是他室友的喻文州:「……要不,燒一下?」

「不行啊別燒啊隊長你多狠的心!不行不行不行我要跟他好好談談,最好能後棄暗投明,放過我的手臂!」黃少天戳著粗糙的木頭面,「說話說話說話說話說話說話說話說話──」

鬚根動了,似乎是要表現出什麼,但想當然爾沒人看懂。


喻文州:「少天,不如去找老師們看看?」

黃少天:「好啊好啊,不過要找誰啊隊長?」

喻文州笑得黃少天心慌慌。



02.

萬萬沒想到。

大概只有這句話才能形容黃少天的心情。

本來吧,以為巫測沒拿到O所以不用再看到方士謙那張嘲諷臉了,但被喻文州拉到了學院院長辦公室時,黃少天覺得自己真的該扒著門框拒絕這個提議的──

去找醫務室的陳護理長還比較好點。雖然大概會被她拿東西敲頭,很暴躁的弄掉這個不斷搔著他手臂的樹妖,甚至會斷手然後重新長出來……但是比起去進去被方士謙冷嘲熱諷,這個還是比較好的選擇。

然而喻文州已經開門了。


接下來的故事黃少天只想用一句話來說:

我什麼都不想說。



03.

好吧,也沒那麼誇張。

就是被奚落到不想抬起頭而已──說好的學院導師疼自家學生呢?

又不是人人都跟葛萊芬多的韓文清一樣錢包臉。



04.

方士謙表示也沒有辦法處理。

但是他讓樹妖的鬚根吸了點藥水後,那樹妖有眼睛跟嘴巴了!

黃少天覺得自己生活的世界太不科學了!!


「黃少終於懂我的想法了。」by來自麻瓜家族的葛萊芬多人於鋒。



05.

樹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不是媽媽。

也不是爸爸。

「壞人!!」

那童稚的嗓音啊,黃少天都覺得自己犯罪了。



06.

「你在另一個世界為了追一個忍者把我砍倒了!我好不容易長娜麼大!你就把我砍倒了!」小樹妖控訴著。

方士謙用著怪罪且嘲諷的眼神看著黃少天。

「而且你竟然還把我毀屍了!我都沒有欺負你你卻這樣對我!太過分了!!」小樹妖繼續控訴著。

喻文州也轉過去用不認同的眼神看著黃少天。

「所以我要來這裡,阻止你繼續犯罪!」小樹妖結論。


黃少天:……

「我說這關我屁事!!!有帳去找那個世界的我算啊!!!!」



07.

小樹妖最後妥協地從黃少天的手臂下爬下來,改住到盆栽裡。

身為院長還是對自己學生好一點的,方士謙提供了盆栽,語重心長地說:「要好好善待人家啊,少天。」

黃少天雙手抱著盆栽,努力地想要空出一隻手對方士謙比出中指。



08.

黃少天開始了園丁人生。

每天上完課回到宿舍就是澆澆水,平常就是把植物丟在窗台上,偶爾跟他說說話聊聊天。

本來一切都如此愜意,直到──


「你紅鸞星動了。」郭明宇對著黃少天,表情認真地說。

黃少天:……我以為我處的是西方世界、學的是占卜學。

黃少天:「郭教授您老最近沒吃藥對吧?還是您老跟教算命的吳雪峰教授好上了?總不會是天文的林敬言教授吧?我想想還能有誰啊感覺上這兩個機率很高了啊,教授您說說吧說說吧?最近都沒啥好八卦的不是嗎,想想看這標題有多──」

「閉嘴。」郭明宇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你不信就算了。」

「信信信我信我信。」黃少天連忙說。開玩笑他的成績還在郭明宇手上啊!對方要是給他打個糟糕那他這科就麻煩大啦!

郭明宇心情好了點,說:「聽著啊,紅鸞星動就表示你的愛情降臨,而這種時候就必須要好好把握。我從你剛剛喝得茶葉渣裡看到了,你的對象似乎跟葉子有關,可能對象是很經常接觸草木的人──你怎麼了?」


黃少天一臉悲憤,彷彿剛剛屁股用砂紙擦破皮了。

郭明宇:「怎麼一副天塌了的樣子?難道你對花粉過敏?」


「我只是想到自己和王傑希一對後,人生會多麼無望而已。」



09.

郭明宇沉默了下,說:

「你這話要是被老方聽到,他會因為你搶情人而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的。」


黃少天表示他一點也不想知道史來哲林院長跟赫夫帕夫男主席間不得不說的秘密。




【TBC】


【設定區,也許會再增添】

黃少天:六年級。史來哲林魁地奇副隊長,打擊手。黃少本身就是個有野心的人,更別提那個機會主義如果在商場上有多麼可怕,所以我就放在史來哲林了。

喻文州:六年級。史來哲林魁地奇隊長,追蹤手。喻隊不打遊戲大概就是走商場的,他有野心有腦袋,我就放史來哲林了。

於鋒:四年級。葛萊分多魁地奇隊員,看守手。我覺得於鋒是個挺有勇氣的人,敢去換隊伍當隊長去奪冠軍;看守手純粹是因為覺得看守手一臉凶神惡煞的畫面會很好玩。

王杰希:七年級。赫夫帕夫魁地奇隊長,打擊手。男主席。大眼我覺得大概就是愛心氾濫的好爸爸(慢),能去赫夫帕夫的人都是善良的,比起史來哲林還是赫夫帕夫比較合適吧。喔對了草藥學表現特別突出。

陳果:護理長。葛萊芬多畢業。陳果一直都是個很有勇氣的人,大學生接手爸爸的網吧這點我覺得是原作中最有勇氣的片段之一。

郭明宇:占卜學老師。赫夫帕夫的院長。黃少天有修他的課,別懷疑。

方士謙:魔藥學老師。史來哲林的院長,只收普等巫測O的學生繼續上課。私心設定跟大眼CP了所以沒有大家都愛看的偏愛自己學院學生場景──

說真的,誰灌輸了你們史來哲林老師就偏愛自己學生、葛萊芬多學生各種欺負的概念,史拉轟可喜歡葛萊芬多的莉莉好嗎。就算今天沒有跟大眼CP這個設定,他還是不會因為你是史來哲林人就無條件偏心你的。

吳雪峰:算命學老師。雷文克勞畢業。雪峰大大如此有腦袋的大人,雷文克勞就決定是你了!套句老魏的話:他大概是所有人裡面唯一一個用腦子比賽的人。

林敬言:天文學老師。赫夫帕夫畢業。覺得就是個斯文外觀,然後用著觀夜景、各種談星星月亮的方式來刷浪漫的流氓(稱讚)

韓文清:變形學老師。葛萊芬多的院長。設定會變成大白虎,很威風的那種。老韓如此正氣之人一定放葛萊芬多啊啊啊啊──!!!腦袋一直有個段子怕沒機會出現這邊就寫寫:

【今天天氣出奇的好,學生們都衝去了校園草皮要曬太陽,結果驚恐地發現了樹叢裡有隻大白虎!嚇得大家都逃了──原來變形學的韓文清教授也想曬太陽,卻想到自己的錢包臉出現大概會毀了氣氛,就索性變成貓科動物去曬;不過大家還是跑了呢。】



後記://

最近卡在要感冒卻沒完全感冒的討厭狀態。

頭痛了先到這裡,睡一下醒了就會先寫魔法少女,然後so you think,然後才是這篇,吧。

這篇下就會結束了。


就像開頭說的,我比較喜歡用個性分析,所以會跟大家見解不同,甚至拆了組合。

最常見的大概就是,大眼一定在史來哲林──抱歉他在這裡不是。還有葉修一定葛萊芬多──抱歉他在這裡也不是葛萊芬多的人。

雙花可能大部分人都一起放在某個學院,但要我說,大孫會在葛萊芬多,樂樂卻會被我放到史來哲林──都有野心勇氣,但大孫更多是看到他的狂跟勇氣,樂樂我看到更多想要冠軍而什麼都願意的野心。套句鄧不利多的話,勇氣很多種,只是樂樂的勇氣在我看來更像是野心引導出來的,而大孫的歸回是深思熟慮的;這邊就不多加闡述了,也因為是我流設定,不喜就別看吧。



评论(7)
热度(12)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