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狐審】願賭服輸……好嗎

※ 這篇與其說是【小狐丸x主人】,不如說是【小狐丸&審神者的逗比對話記錄】。 BZ大神肯定的跟我說我這周寫了篇小狐丸主角跟審神者有關的故事,一定就會在五月底來小狐丸,我們拭目以待。

※ 99太郎+55/66/65/55+4H+爺爺開箱=第二隻爺爺。

別這樣看我,我是放了整整四個小時後,想著同性相斥換上爺爺來開的,怎知老人家如此厚臉皮來了第二把。然後我就去找BZ大神,然後就有了上面的前提根腦洞文。

來,別害臊,看著下面的第二把爺爺吧↓


我這圖放桌面快一周了,終於達到目的可刪了(慢



能看到這裡想必你已經有心理準備,咱們開始吧。

=====


今天本是個極好的日子。

大概就是那種,宜嫁娶,宜開業,事業會有成,財富會增加,心想事成,一切都好好好的那種日子。


尤其是在99等太郎意外讓刀匠敲出了把4H後可領的刀時,全部的刀都看到了審神者臉上的狂喜。

餐餐生魚片的奢華時刻差不多來了。所有的刀都握緊了拳頭加倍努力幹事,一時之間所有生命的情緒都來到了最高點,尤其是開箱的瞬間──


然後?

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當我第一次知道審神者拜託三日月去開箱的時候,其實我是不看好的。」不願透露姓名的刀劍如是說著,塗著豔紅指甲油的手指放在頰邊回憶當時的狀況:「我跟審神者說,我不看好,因為三日月也可能開出三日月。審神者跟我說,稀有有加成,同性還會相斥相斥相斥。相斥一下下之後,開箱duang~~~就出小狐丸了。」

大和守安定插嘴:「白癡,你跑調了。」

「不准說可愛的我白癡!」


言而總之,審神者現在正頹靡地蹲在角落反覆地唱著《夢一場》,還只重複唱那句「早知道是這樣 像夢一場 我才不會把愛都放在同一個地方」,唱得所有刀都會唱了。

而造成這一切困擾的三日月宗近還在一旁笑著道:「哈哈哈哈,反正多一個我也好啊,人也好,刀也罷,多一個可是好事呢,開心點嘛!」

新來的三日月也加入:「一個好寂寞,兩個恰恰好,三個不嫌多啊,哈哈哈!」

然後審神者唱得更嘶聲力竭了。

眼睛都流汗了呢。


眾刀劍躲離著從角落散發過來的陰鬱氣氛──包括開始有點走音地唱著現代歌曲的兩把三日月宗三──群聚在一起商討解決之道,最後由被主子最喜好的西裝男燭臺切被派了出去。

「媽媽你一定行的媽媽。」

「媽媽這麼帥,主人會看呆的。」

「燭臺切上吧,發揮出你砍爆燭台的威力!」

「媽媽加油~」

燭臺切:你們能不一臉送人上刑台的表情然後把我推出去嗎?還有……「誰准你們喊媽媽的!」

刀劍們一哄而散。



一臉生無可戀的審神者罕見的沒有發花癡。

燭臺切想了想,最後提出了很不靠譜的建議:「咱們去萬屋看看?買點東西什麼的。」

「好。」中氣十足。

「……要是你想亂花錢,我不會借錢給你哦?」

「那我為什麼要去呢。」蹲回去做蘑菇。

燭臺切感到背後有點刺痛,果然一轉身就看到那些跑掉的刀們都躲到了門外看著,一臉鄙視。

最後他還是放審神者去血拼了。



在燭臺切想著家裡接下來是不是只能喝味噌湯度日時,審神者回來了。

出乎意料之外沒有大包小包。

審神者抱了一個透明的圓球放到了桌上,令人詫異的是那球有點像是浮空著,沒有完全碰到桌面。大球就這樣浮在那裡,如果燭臺切沒有眼花的話,裡面似乎還有點閃爍著的星光。

「這是?」

「萬屋主人說是個可以通訊用的水晶球,好像只要放他要的東西在前面,球就會連絡主人什麼的。」審神者說,「所以媽媽。」

「诶。」

「去弄個炸豆腐吧。」

「啊,好。」燭臺切從跪姿站起身來,「那個,錢包──」

「嗯?」

「沒什麼,我這就去做飯啦。」

總覺得繼續待下去會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啊。



一碟炸豆腐被放到了透明球前面。

幾秒鐘後,在審神者的凝視之下──「看上去就像蛇在盯著青蛙鑽進去的地方一樣啊!」by 浦島虎徹 ── 透明的內在真的出現了些如水燒開時會出現的淺色白霧,最後還真的似乎凝聚出了一張臉。

頭髮翹翹的,面上自信,不過還是難以認出細緻的輪廓。

「第五番小狐丸,你給我出來來來來來──!!!!」

審神者猛地大吼一聲,同時球裡的水氣突然散了開來!

顏色開始出現。

最後,真的出現了審神者心心念念的小狐丸的臉。

在刀劍們想著這又是什麼可怕的西洋巫術時,球裡面的人開口了:「我是小狐丸,有什麼事要找我嗎?」

審神者當下就站起身了。



「接下來的對話大概是最讓人目瞪口呆的吧,主人連氣質都不要了呢。」不願具名的刀劍微笑說道:「雖然她本來就沒氣質可言,不過當下連我都嚇了一跳呢。卡在一種想要翻桌子卻不敢翻的動作,幾秒後又換成了要一腳踹下去的樣子……」他低了下頭,再抬起時臉上多了一副嚇人眼鏡:「大概就是這個感覺吧。」



審神者如泣如訴地說著自己的哀痛。

「小狐,為何不是你。」

一開場就是如此瓊瑤的話語,然而另一方去冷酷無情地說了:「我本來就說敲不到啦。」

「你今天的四小時到底為什麼不來?」

「因為,時代召喚了我。」

「……啊?」

球裡的小狐丸露出了一副嚮往的臉,而審神者忍不住吐槽:「時代召喚我是什麼鬼。」

「就,被時代,召喚,了啊。」

「時代是誰?」


……這兩人的對話完全不在同一條線上啊。眾刀劍都不忍了。


「你說說看,我在5-3撈了你這麼久,你連出來都不出來,你知道我的心很痛嗎?我好不容易有個四小時,你卻不來,我心好痛你知道嗎?要不要我唱寒葉飄逸給你聽,讓你感受感受下?」

小狐丸並沒有被那一長串控訴給繞暈,而是簡單明瞭地說了句:「你可以寫文召喚我敲出我的。」

「幹,此話當真!?」審神者激動地又站了起來。

「請注意用詞。」有著年幼弟弟的江雪左文字跟一期一振同時開口抗議,卻被對方用了一句「連美國隊長都會說髒話了」這種意義不明的話给堵了回去。

「真的,信我。」小狐丸。

「那我寫了你什麼時候會來?」

「看心情。」小狐丸笑彎了眼。

審神者拍案而起,然後被在兩旁已經待命已久的太郎太刀跟次郎太刀聯合壓了下去。


「走的出來嗎?」

「寫文不好嗎?」

「你的看心情傷透我的心,給你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面癱。

「好吧,寫了五月底前來。」一臉為難。

「真的?沒耍我?」期待。

「啊哈哈哈哈哈──」捧腹大笑。

「……我想我們還是不約了。」臉黑。

「我們再談談怎麼樣?」眨眼。

「審神者內心崩潰中,你拿什麼來補償我?」

「第三把爺爺?」

「你真的有心要來嗎?」眼神死。

「開完笑的咩。」

「你到底來不來!?」抓狂。

「寫文唄。」



「鳴狐,你要不要跟他們說一下,對話已經進入循環了啊!」小狐狸大聲地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鳴狐低頭認真研究起了榻榻米的花紋。



「可是寫了沒有辦法證明說你一定會來,你讓我怎麼寫。」

「可是不寫我不來啊。」

「不寫連走都走不到?」掙扎。

「你會走很久。」

「多久?」

「你不會想知道的。」燦爛一笑。

「你確定你沒有鬧我嗎?」眼神死。

「看我真誠的雙眼。」



同田貫率先離席,部分刀跟了上去。

尼馬這對話聽久了大概智商也要變負了。



審神者換了個姿勢,繼續問下去:「你為什麼想要看文。」

「有點彩頭比較開心不是嗎?」

「那我不走5-3可不可以。」

「你寫了我就不會在5-3出現。」

「此話當真?」抬眉。

「真,比真金還真。」正色。

「那不就我不寫你會出現在5-3了嗎?」

「當然不是。」

「你在跟我唱反調嗎?」臉黑。

「我很認真再跟你討論啊。」

「可是我感受不到你的誠意。」

「Open your mind.」


又有一批刀出去了。

鶯丸跟江雪左文字開始討論起茶的話題。


「如果我不寫呢?」

「你還是只會四小時來爺爺。」

「這是威脅?」

「(露齒笑)」

「你以為擺出立繪笑容我就會被騙以為是威脅嗎,你太天真了。」鄙視。

「嘖。」不滿。

「所以你真的只能寫文來?」

「你還是有機會撿到我的。」

「多久?」

「看心情。」

「你知道我一直問,結果你一直回答固定答案這點我很痛心嗎?」搥心肝。

「乖,不哭喔。」

「你還真的把我當小孩子哄是吧?那你怎麼不乾脆點來我家就算了!!!」悲憤。

「這樣就沒了想念。」



「他們是在說相聲吧?」

「我從隔壁房間拿了牌過來,兼桑要玩牌來打發時間嗎?」

「也好。」

「算我一份。」



「那我就不想懲罰了,所以老樣子刀劍paro的全職?」放棄掙扎。

「換點別的。」

「什麼別的?」

「我要當主角。」

「有人說過你很自戀嗎?」鄙視。

「別這樣嘛,主角不好嗎?」

「主角當然不好我還要花腦力。」棒讀。

「加油喔親~」

「寫了你會比明石早來嗎?」

「不會。」

「那我要你何用?」鄙視。

「證明你是愛我的?」

「可是我確定我不愛你。」

「那是錯覺。」肯定句。

「……你真的不絕得自己自戀嗎?」眼神死。

「謝謝謝謝。」



審神者又一次被身邊的兩大太刀拉了下來。



接下來是奇奇怪怪的叨叨絮絮,大概就是你一言我一句,說了不和審神者就會站了起來又被拉了回去。

最後──



「算了我不跟你聊了。」

審神者只覺得心好累。

大概,真的不會再愛了。


「哭哭,你不愛我了。」棒讀。

「說得我好像愛過你一樣。」

「別這樣嘛。」


審神者一時氣不過,一口氣把那顆珠子掃到了桌下。

所有人就看那顆球再離開桌面的瞬間蒸發消失了,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啊……」


審神者看著消失的球,有些愣神。

在身後傳來的鼓吹要兩把三日月宗近互相比誰柔軟度好的聲音中,審神者想著該怎麼跟自己最愛的光忠解釋,那顆花光了零花金的神秘連絡球就這麼消失了。



【END】


後記://

反正就是我與刀的故是這樣。

這個就是我跟小狐丸的聊天經過,imgur,看不到愛莫能助。

ㄇ=嗎,嘛 等尾音詞。

ㄋ=呢。

ㄅ=吧。

小狐丸你看到我寫了你就給我來───

喔對了裡面提到的刀都是我有了,別羨慕。



评论
热度(19)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