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方王】一刀揮砍不痛不癢

※ 還是半刀劍paro,跟上一篇黃喻的有點像的設定。

※ 主要是因為,寫完上篇後,我得到爺爺了。這種感覺讓我不得不再寫一篇來感謝榮耀女神並順便偷偷期待下眼罩男來我家(诶



我用的是平常被我塞到遠征隊的18等鳴狐,550/550/660/660,今天第一把就四小時,後面則是三小時的阿兼(第二把阿兼太刀)跟還不知道是什麼的一點五小時。

祝大家的爺爺都能早日回家。




00.

一直以來王傑希都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明明是個魔法師──還騎著掃帚!──卻必須要成為聽上去很日本風的審神者下一代接班人。

導演,劇本是不是給錯啦?

不過當他的第一把刀從爐子裡跳出來時,對方笑咪咪地跟他打招呼後,他也覺得沒什麼不好了。


──有時候,人,就是這麼的外貌協會。


「您好,我是審神者,王傑希。」王傑希率先伸出了友誼之手。

「你好啊,我是方士謙,我准直接叫我名字……話說你一邊眼睛特大啊,喊你大眼怎麼樣?」方士謙笑咪咪地回應。

「……」王傑希。



01. 

當然王傑希一直不是這麼膚淺的人,他會接受腦袋似乎有點問題的方士謙不是因為臉好看人夠高。

而是因為方士謙是一把薙刀。


薙刀的好處是一次可以橫掃打全部,堪稱一個打六個,缺點就是那攻擊力真的糟糕透頂。

新人王傑希帶著第一把刀出門常常都要很久才能結束戰鬥,也不是方士謙不努力……真的是攻擊力太低了,還有他本人一直沒專心打的原故。


「小主人啊……」在王傑希多次糾正後,方士謙終於改口不喊他大眼了,「你說我們這樣磨要磨到什麼時候啊……」

「……」

「不要不說話啊,一個人好無聊啊……」他隨手揮了刀,對面的怪各各都像是沒受傷一樣繼續活蹦亂跳的。

「……」


後來王傑希學乖了,多帶幾把短刀跟脇差出門,果然動作快了很多,就是方士謙的攻擊力低道讓人覺得他就是在划水,怎麼看怎麼礙眼不說,他本人還自覺到讓人覺得欠打的地步。

有自覺是好事,但乾脆就棄療了算是什麼事。


「……士謙,」王傑希揉著一邊額角,伸手把壓在自己身上不上前去戰場的方士謙推開,「我不求你打高傷,但至少好好面對敵人?」

「小主人你真狠心,」繼續癱在別人身上的方士謙說:「竟然想要讓一個治療來打架。」

「……哪來的治療。」

「我在後面幫忙大聲鼓舞,並在最後為大家清理戰場,哪不是治療!」方士謙很不要臉地說:「治療就是要讓我方戰力越來越猛才是治療!」

「那就請你先從停止蹭我、降低我戰力開始做起,謝謝。」



02. 

和方士謙的相處時光,每分每秒都很心累。

王傑希覺得自己要是哪天一覺起來頭髮全白了,肯定是方士謙的錯。



03.

為了讓自己心不這麼累,王傑希特別挑了幾個看起來乖巧且有前途的孩子親自帶了起來,其中最讓他中意的就是大太刀高英傑。

這孩子靦腆,速度也沒那麼快,但勝在實在,一次可以打爆三個,不像隔壁以治療自稱的某薙刀。


但最近方士謙的病似乎更嚴重了。


「小主人啊,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沒有。」

「可是你總是把高英傑留在第一部隊隊長的位置,然後把我丟到其他部隊去遠征耶,」方士謙又纏了上來,「我都孤單寂寞冷了,要親親,要抱抱,要蹭──」

「停,你說的那個只是因為晚上了把你們解散罷了。」王傑希放棄撕開身上的狗皮,「英傑是隊長,一定會留下,拆不掉。」

「說到底你就是比較喜歡他。」方士謙指責:「偏心的小主人,伐開心,要小主人主動。」


我怎麼,就把這薙刀,留下來了呢?王傑希扶額。



04.

薙刀到後期養夠大隻了,還是很好用的。

王傑希看著高等的方士謙帶著一群新來的小刀們回去虐前期的短刀脇差小怪,就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錯誤的決定。


算了,有個地方讓他花掉多餘的精力也不錯。

今天的好爸爸王傑希依舊在遠處揉著腰思考著微草的未來呢。



【END】

後記://

就是個,感謝爺爺來我家的文。嗯。

我有說過我的認知上方神就是個逗比嗎?那個HP paro的不逗比是因為指定人說要溫柔大氣,我只好(ry



评论(10)
热度(11)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