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黃喻】我的刀才沒有那麼安靜呢

※ 雖然說是指定朋友用這個梗,可是自己也想寫寫了(嚼

※ 短篇一發完成,不要臉的打TAG說是喻隊生日賀文。半刀劍亂舞paro……是的我在大和國,第四天終於有大太了我覺得人生有盼頭了,等著眼罩男來我家,爺爺?那是什麼?能吃嗎?(已放棄




00. 

如果人生能回頭,喻文州大概會放棄當審神者。

可惜人生沒有回頭路。他看著在自己面前叨叨叨不停的黃少天,覺得生無可戀。



01.

審神者是個需要有能力才能當的職業,他們擁有了喚醒古代刀劍之魂,讓他們具象擬人化後為自己所控的能力,現在各地都在仰賴這些審神者們培養的刀劍來防衛。

每位審神者,都有一把自己初召喚的刀。


「不要小看第一把刀啊!」上一任藍雨的審神者魏琛語重心長地跟被他挑重的喻文州說:「就算未來你有很多刀、槍、劍,也永遠不要忘記最初陪你同行的那一把。那就是你的命定之刀。」

「知道了,老師。」準備要召喚儀式的喻文州一臉正經地說道,「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刀的。」


而現在,喻文州看著面前比自己還要矮上那麼一點點點點點,嘴巴卻從自我介紹開始就沒停過的大太刀,心底升起了一種想要把刀塞回鍛造爐的衝動。

但他只是伸出手,風輕雲淡地說:「你好,我是審神者,喻文州。」

「喔喔喔喔你好喻文州,哪個喻哪個文哪個州啊?不過你也不用告訴我怎麼寫啦,我只是把刀也沒學過字,你要教的話會教很久的吧!這樣吧你把他寫出來,我會努力記住樣子然後寫出來的!是說我可以叫你文州嗎?你也可以叫我少天喔!怎麼樣這個名字是不是很陽光很正氣!我也很喜──」

「少天你好,你可以叫我文州。」



02. 

以新手來說,大太刀是個很棒的夢想,一次打三個,超威有沒有。

但相對的他的機動性就是個悲劇。

於是新手喻文州就站在遠遠的地方看著自己的大太刀黃少天哼叱哼叱地帶頭跑,後面跟了一堆短刀脇差魂,等到蓄力夠了才回頭一把砍掉。

如果只是這種放風箏就算了,黃少天還要講話表達自己的游刃有餘。


「來來來,你看看你們,一個兩個三個小刀刀,看見我是誰了嗎?我可是把大太刀,輕輕鬆鬆刷一下你們就全部死光光了,現在因為該死的規則我還不能出手不然分分鐘打爆你們讓你們回去主神的懷抱造不造啊!怕了沒怕了沒?怕了就快點認輸啊──我去!搞偷襲!嘿哈!」黃少天一個回身大刀一揮,後面的小怪全都躺地,然後那刀就跑到了喻文州面前繼續聒噪。


「文州文州你覺得我表現得怎麼樣怎麼樣?有沒有被本大太刀的英姿給煞到了?」

「……有。」學乖了的喻文州是絕對不會跟一個話嘮抬槓的。

「文州文州你有沒有更愛我一點啊啊啊?」

「有有有,回家了。」喻文州棒讀回應,然後努力勸阻了想要抱著他轉圈圈的‧興奮的‧話嘮的大太刀黃少天。


總覺得第一把刀就這麼熱情,感覺哪裡怪怪的。



03.

養刀是個技術活,尤其是審神者不可能只有一把刀的情況下,怎麼樣讓自家的主力刀覺得是被在乎的就成了一個很好的問題。

──尤其你的初始刀要是很話嘮很熱情情緒起伏大到你想罵靠腰而你又懶得跟他冷戰的話。


「文州啊,你又撿了刀回來了呢。」黃少天陰陽怪氣地說:「一把短刀兩把打刀,出去一次就這麼多刀,運氣挺好的嗎。」

「是啊,都是少天厲害,才有這些刀。」喻文州邊說邊不動聲色地調整了下部隊,把那些新來的不是派去遠征就是那去鏈結掉,「來,少天,補能力了。」


「文州啊,你剛剛鍛了把刀對吧?」黃少天陰陽怪氣地說:「多少時間的啊?我猜猜,三十分鐘一小時半三小時兩小時半三小時二十分鐘──還是四小時的?」

「三小時的,都是少天厲害,才鍛得到呢!」喻文州邊說邊不動聲色地把領出來的刀放到遠征部隊去,「來,少天,出陣了。」


「文州啊,你是不是刀解了?」黃少天陰陽怪氣地說:「那把打刀不是才剛撿到嗎?就這樣刀解了不心疼?」

「那刀沒少天厲害,當然不心疼。」喻文州笑地安撫對方,好說歹說才讓黃少天相信自己不會被拋棄。


喻文州覺得等他退休了,他可以出一本書,就叫做怎麼安撫你愛吃醋的情人……對他覺得安撫黃少天跟安撫愛吃醋的情人一樣煩躁。



04.

當然啦,還是有些甜蜜歡樂的時刻。

不過喻文州說他不想要分享,所以這段掐掉。



05.

「為什麼掐掉了上面那一段,說的本大太刀好像沒有出力幹活只會抱怨吃醋而已!為什麼把我最帥的一段掐掉了!我要抗議抗議抗議!!!好比之前我被派去養馬的時候文州可是特別來看我,兩個人還一起開開心心地逗馬吃紅蘿蔔什麼的!還有還有,之前文州沒注意就只帶了我一個人出陣,本大太刀可是很英勇威武的把所有敵人都一擊斃殺,讓文州安安全全地回城耶!另外有次文州帶我去萬屋,還願意聽我的建議買了點助興的──」

「請把這段掐掉,謝謝。」

「文州文州你為什麼要掐──」

「因為少天的好要是大家都知道了,不就不要我了嗎。」


「這段掐掉。」黃少天用著看殺父仇人的眼神,冷酷地命令。



06.

魏琛知情後,表示嫁出去的徒弟如潑出去的水,只要好好工作沒人會阻止啦。

而且──


「一鍛就鍛到大太刀這種永遠都不會換出主力隊伍的刀器,這就是命啊!」



所以你們就好好珍惜彼此地走下去吧,畢竟不會有機會讓你們分離的。



【END】


後記://

就是個衝動產物,媽媽我把喻隊生日賀文交出去了耶(爽



评论(24)
热度(26)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