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林方】望君成鳳

※ 就是個做夢夢到的腦抽大綱。古風從來不是我擅長的東西,弱爆了就別在乎了。



江湖上幾大教派爭壤已久,每年都為了那盟主選舉爭個你死我活,今年結束明年再戰,一切皆是為了榮耀。


呼嘯山莊也是年年都去爭奪的大幫之一,除了大當家林敬言外,副當家還只是名二十出頭的青年方銳。

方銳為藍溪閣出身,氣功師的資質不錯,本身卻有股猥瑣之氣,最後他被林敬言相中,許以高位,方銳隨其而去。方銳之後轉為一名盜賊,與林敬言的搭檔成了人人皆知的犯罪搭檔。


林敬言拚其一生,不曾有機會奪得盟主頭銜,甚至在狀態些微下滑之時輸給新人唐昊,之後更是被迫離開呼嘯山莊。


霸氣雄圖派人前來遊說。

「`……真沒有不甘?」來者高聲質問,一字一句敲進林敬言底心,「大漠孤煙韓文清,望君加入。一齊為目標奮戰至最後一秒。」

那個比自己還年長的人,都沒說放棄,自己有什麼資格先走?

林敬言放下手中酒壺,眼神堅定。

「我去。」


林敬言一走,方銳的處境就為難了,上下聲音不同,他跟新當家的打法搭配不上。

最終方銳也想離開呼嘯山莊。


林敬言為此特地離開霸氣雄圖前來與他細談。

「……要不我也去霸圖?」

「不,我盼你於能翔於更廣袤的天空,而非繼續當我副手。」林敬言一口否決,又細細囑咐:「你還年輕,應有更好的選擇。興欣向你提出邀約不是嗎?興欣比呼嘯正氣多了,與君當年氣功師之姿十分相稱。」

「老林,莫笑我了……」

方銳有些窘迫,他自覺跟正氣搭不上邊。

林敬言反而放鬆地笑了。

「可知為何當年硬是將你拉入呼嘯山莊嗎?」

「氣味相投?」方銳擠眼竊笑。

「不僅僅於此,」林敬言否認,「當年你練功,我遠遠望去,就覺那身影怎麼彆扭,明明一身正氣凜然的氣功師服,臉上表情卻嘻嘻哈哈,沒個正經,再看你身形,改練盜賊更為合適,便把你帶回了呼嘯山莊,要你──」

「僅此而已?」

「呵,怎麼可能,」林敬言笑,「但說出來你肯定要蹭鼻子上臉,不說了。」


那天日頭不曬,林敬言跟喻文州商量完事情,途經練武場,就看到十幾歲的少年們在練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打法,其中又以方銳的氣功師最不和諧,如跳樑小丑,卻又不得不說非常引人注目。

那笑容挺好看的,但在一名氣功師就顯得不倫不類。

林敬言從其身上看到更多的潛力。方銳是個可塑之材,只要換個功法,假以時日便能成為一方大師。於是他要走了人,細心栽培,讓他跟自己的犯罪搭檔揚名四海,將他捧了上去──然後重重摔了跟頭,肝腦塗地,慘不忍睹。


望君成鳳,卻不想引來這樣結局。


「……我會去興欣的。」方銳乾了最後一杯酒,「老林,保重。」

「你也是。」

自此分道揚鑣。



第二年,興欣最後得到最高榮耀。

林敬言面帶微笑看著自己最熟悉的那人高舉雙臂,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激動不已。

幸好,前面的錯誤沒有毀掉你。

幸好,興欣是個正確的選擇。


望君成鳳,翱翔於天際。


【END】


後記://

就是個做夢腦洞,醒來後就衝來飆的。大綱出來後再修修修,看起來比較像篇大綱文這樣。

本來就不太會古風,我翻譯久了古風這種東西反而都磨掉了,有什麼大問題再說吧,就這樣了。

別問我為什麼是成鳳因為我腦中就是隻紅紅火火恍恍惚惚(?)的大鳥鳴叫一聲衝破天際……


別問我會不會有韓葉_(:3」ㄥ)_

评论(2)
热度(2)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