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韓葉】馬hold修久的誕生(02)

※ 馬hold修久=魔法少女 in 日文(你編)前陣子才一口氣看完四季日和,我想我回不去了。

※ 點文TAG裡找到的, @头顶验证码 的梗挺有趣的,就寫了。希望會喜歡。

创作形式:文/图
配对:韩文清/叶修,可帶全員
级别:随意,最好有肉
内容要求:魔法少女(年)paro!欢乐向最好!虐可以有但结局务必HE!
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那个会噗啦噗啦谜样闪光然后变身拯救世界的魔!法!少!女(年)!上吧光之美少女(年)韩文清!上吧无节操小魔仙叶不修!
当然也不一定非要这样,也可以用帅气的魔法少年人设,或者想刷王道的英雄救美路线,或者让叶不修当万恶的吉祥物,或者两人相爱相杀……什么的都请自由发挥~如果想玩坏全员那自然更美妙~

====


在前面被洗了一堆奇怪的思想後,葉修決定換個話題。


「說說你怎麼上來的好了。」

「這是個很漫長的故事。」蘇沐秋似乎打算要長篇大論了起來,葉修也忍不住想要仔細一聽,身體也往前傾了點。「因為大漠。」

「啥?」

「因為大漠孤煙啊!」蘇沐秋激動地說,「你難道不知道他就是最終大魔王嗎?身為被選中的魔法少女,葉修你要做的事情就是用愛勇氣希望來洗滌他的心靈,讓這個世界達到圓滿的最高境界!」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是真的。」蘇沐秋認真地說:「你看我真誠的雙眼,是像會說胡話的樣子嗎?」

「你當我白跟你打遊戲了?當年你一口垃圾話噴的,嘖嘖嘖。」葉修叼著菸說:「不過你倒是說說老韓做了什麼才會變成魔王?不是我說,別總是嘲諷人家長了張錢包臉啊!多不道德。」

蘇沐秋搖頭,痛心及首地說:「大漠他,其實打算把這個世界的基佬都給除去的。」

「……真的假的,老韓沒這麼恐同啊。」

「那是他潛意識的思想,你當然不知道;況且你想想那名字,」蘇沐秋一臉沉重的說:「大漠孤煙直啊!」


兩人對視三秒,最後葉修忍不住說:

「……沐秋,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在下面把金坷拉也嗑了?」


「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嘛!」蘇沐秋聲色淒烈地嚎叫,「說好的永遠的不離不棄小夥伴呢?不是要做彼此的天使嗎?我們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

「你先不犯病我們再來商量。」葉修吐了口菸到他臉上,一臉鄙視。

「我說的這些都是真的,」蘇沐秋認真的說,「你看我連你的變身道具都準備好了。」


他拿出了一個貓耳髮箍。


葉修一把抓過來砸回蘇沐秋臉上。

「你別太過分啊!」葉修義憤填膺地說:「哥忍你忍很久了!」

「葉修你這什麼意思!你知道嗎,這可是我從裡面挑出來最不驚人的了!」蘇沐秋喊冤:「其他可是什麼音樂盒什麼撲克牌的,這已經是最方便的好嘛!」

「剛剛那兩個聽起還不錯好嘛!」

「這你就不懂了,音樂盒那個,你不但要拿發條轉,轉完後還得跟著音樂一起唱,唱完了才能念台詞變身,慢死了不說,還有收集一堆樂譜。」蘇沐秋一臉「閃開讓專業的來解釋」的神情:「撲克牌那個說是簡單,但你一開始只會拿到一張鬼牌,隨機能力隨機變身,接著得去蒐集一整組52張牌回來……」

「慢著慢著,你說,還要收集?」葉修臉色一變,「我這髮箍不會也有什麼要收集的吧?」

「是啊,清純黑貓套裝,只要收集貓爪手套跟貓尾巴就好了喔!你看我對你多好?」

「……槽點好多我不知道說什麼了。」葉修覺得心好累。


「那就來親自體驗下吧。」

蘇沐秋突地跳起把髮箍裝到了葉修頭上,在葉修還沒來得及把東西搶下來前快速地叫了聲「喵喵喵」,就見一道刺眼的光芒把葉修包裹其中,一切如夢似幻──


當光芒散去,只見一個頭頂著貓耳、中間夾著黑色蝴蝶結的男子站在原地,身穿高裸露的黑洋裝,腳踏黑色大腿靴,嘴裡還叼著根菸。

蘇沐秋點頭表示滿意:「看上去衣服尺寸剛好,就是不太舒服而已。」



葉修:……我能抽死這傢伙嗎?



【TBC】

後記://

老韓那個是之前看到的冷笑話來著,覺得這梗能用也不錯。還有想要跟我談談傘哥怎麼了的,嗯,留個電話我們以後再聯絡好嗎?


這裡沒解釋的一些東西後面會提。


评论(12)
热度(17)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