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孫肖】Day 23. in der Nacht(01)

※ 幫二翔幹小事情群 :67031140

※ 11/24的份。奇幻設定。順便試試看預約功能。

※ 大標題就是【夜晚】的意思。每章有自己的小標題。


01. Aller Anfang ist schwer. (萬事起頭難。)


落日了。

紅橙橙的陽光把天邊照出了由紅到紫的顏色,展示大自然美景的同時又提醒了人們夜晚即將來臨,而因為地球傾斜的原故十二月的北半球日落時間提早不少,在路燈都還沒亮起來的五點鐘就已經西沉,緩緩降下夜幕。

同時也是令人蠢蠢欲動的開始。

地球上的生物千千百百種,沒被登記在案的更是數之不清,他們也許存在神話中,或在故事中被人記憶,但還是有那麼一大群是沒有被人類給登記在案的。不論危險或無害、外來或原生、醜陋或驚為天人,這些生物借著黑暗躲藏自己的身形,伺機而動,或是偽裝成其他生物來捕食。

可能前一秒才看到牆上壁虎捲了什麼東西進肚,下一秒就被角落黑暗中迸出的觸手給捲走,然後自此被納入失蹤人口名單裡。


孫翔是第七期的榮耀學生,職業戰鬥法師,代號一葉之秋。

榮耀出來的人工作不外乎就是處理這些越界的黑暗生物,規範這些生物的行為不會過分干預人類社會的運作。他們同住一棟大樓,白天可能集體埋頭補眠睡覺,夜晚──從晚上六點到隔天凌晨五點──才是真正的工作時間。以孫翔為例,她最喜歡的工作模式就是揮舞著武器卻邪,一氣呵成地殺死那些蠢蠢欲動的惡靈。

他愛死了那種戰矛劃開虛體的瞬間撕裂感,尤其是上一秒還大言不殘的惡靈下一秒面容扭曲慘叫的可笑模樣。

但現在上級卻指示說他必須找一個搭擋,原因是過度暴力。


評測報告是這樣說的:【孫翔力量強大,卻缺乏同理心、過度暴力,強烈要求增派一員與其搭擋,達到良好工作氛圍。】

簡單來說就是:找個人來管這個暴力份子吧!對手都表達說要好好溝通了,但這傢伙聽都不聽就一矛把人家給秒了。


為了不扣薪減外勤──你讓孫翔坐在那邊寫報告會要了他命──他只好認命地去找個搭擋,目標是「聰明、好脾氣、不會要求東要求西的,如果能幫忙寫報告更好」,最重要的是「不欠揍」。

他自認條件開得挺寬了,卻發現自己怎麼也找不到。


──這種神隊友當然都被其他人撿走啦,哪輪得到後期生來撿。


就在孫翔想著就乾脆扣薪減俸吧反正有外勤就不怕了的時候,他找到了一個目標。

四期的技術人員,肖時欽。

少數幾次的接觸讓孫翔相信這是個好捏的軟柿子,不會像喻文洲一樣的面帶微笑卻在你轉身時捅你背後一刀,做事條理分明,但不像張新傑一樣把人壓得喘不過氣來,說話淺顯易懂,不像江波濤一樣話中有話……

最重要的是,沒有像葉修一樣長著一張嘲諷臉。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但在孫翔第三次詢問被肖時欽好聲好氣地拒絕後,他覺得這傢伙太難搞了。

「你到底為什麼不跟我搭擋!」

「抱歉,技術部工作繁忙,我無法答應你。」肖時欽面帶微笑地拒絕,然後站起身來說:「我還有事要安排,請你離開謝謝。」

孫翔氣得摔門出去了。

技術部的人在孫翔摔門出去後歡欣鼓舞大叫一聲,還有人喊肖時欽趕得好!──估計這爺平常的跩樣惹了不少人了──然後下一秒門又被打開了:

「小肖啊,跟哥出來下吧!」

叼著菸的葉修湊了過來,看著剛剛大聲歡呼卻在他出現的瞬間安靜下來──有幾個還沒放下剛剛歡呼時舉起的雙手──一個個像是看到鬼一樣的技術部成員,挑起了一邊眉就開始嘲諷:「唉唷,怎麼看到哥就跟被閹了一樣啊,繼續喊啊!」

「葉修我們出去外面說吧。」肖時欽立刻站起身來,把嘲諷之神拉到了門外去談。

在他關上門的瞬間又一次聽到技術部裡面爆出了歡呼聲。


「葉修,你要說什麼?」肖時欽推了推眼鏡,口氣上微微表達出不滿。

不過葉修要是會在意別人的口吻就不會得到全局上下都認同的嘲諷之神稱號了。

「聽說孫翔那小子再找搭檔啊!」

「與我無關。」肖時欽表情沒有變化,手卻握起了下,「葉神我先離開了。」

「等等,急什麼呢?」葉修抓住了他的臂膀,「怎麼無關呢。」他吐出了一口菸,說:「小肖啊,我還記得你是外勤轉內的嗎?」

「……那又怎麼樣。」肖時欽等了等才憋出了這句話。

「嗯?你不知道嗎?外轉內的,沒什麼特殊理由的話,缺壯丁都會被拎出去的。」葉修笑道:「現在不就有個需求等你上了嘛!」

我去。肖時欽一口血梗在喉頭噴不出去。

「真要我說的話,孫翔那孩子也就強了點、衝了點、直了點……」

「葉神你直接說這傢伙有什麼優點好了。」

「……夠強夠衝夠直?」

說的好正確啊我竟然無言以對。肖時欽覺得心累。

「話說小肖啊,偶爾跑跑任務不也挺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變得怎麼樣了也不錯吧?」

「所以這是個年輕人的時代。」

「別裝了,你有年齡這個問題嗎?」葉修毫不留情地戳破,「一句話,去不去?不去我就把原因跟人家孫小子說了哈!」

「……我去。」

葉修看到肖時欽閉上眼睛咬著牙說去時,忍不住笑起來挖苦:「不要一副被逼著賣身的樣子嘛!我人還是很好的。」

「呵呵。」

「說真的啊,千里之行,始於腳下。我看好以跟孫翔的搭檔的。」

肖時欽擦著眼鏡不說話。

「去看看吧,你太久沒出去了,這個世界縱使沒有那邊的好,但還是去看看吧。」葉修說,「就當是投資吧!」


凡事都是這樣,只要開了個頭,剩下的就會如受到地心引力磅礡而下的水流聚發而成的瀑布一樣,無人能擋。也許這個開始是錯誤的,但又有誰知道呢?萬物皆是如此,踏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就必須緊追跟上,然後這路就越走越順了。

肖時欽縮在那個小小的技術部太久了,看了太多的人來人往,是時候出去看看這個世界了。

至少葉修是這麼想的。

而肖時欽……肖時欽答應了,在孫翔自己收到通知都覺得不可思議的情況下同意了這個搭黨關係。


於是這兩人的孽緣,就這麼開始了。


【TBC】


後記://

純文章內容,兩千一百二十二。

這才一章。

我先說哈,哪天斷更了肯定是因為這文太長了寫不完了!

一個段子手寫正劇會哭的你知道嘛!!!(破罐子破摔


理論上這個應該在11/24 20:00 發步。

评论(10)
热度(6)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