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孫肖】Day 17. Bring etwas mit Alkohol.

※ 幫二翔幹小事情群 :67031140

※ 11/18的份。酒吧設定,可是我不懂酒(慢

※ 這話是【帶有酒精的東西過來。】,意思就是【诶,帶酒來!】



「給我杯酒。」

一個表情不悅的墨鏡青年坐到了吧檯前,沒頭沒尾就說出了這句話。肖時欽不得不站在他面前客客氣氣地問:「你想喝哪種呢?」

「酒就對了。」

「你是要果汁久呢?調酒呢?還是無酒精的?」肖時欽耐著性子說,「給個範圍吧!」

對方表情不耐:「你不是調酒的嗎?給我一杯就對了。」

「那你是要無酒精飲料,還是──」

「我要喝無酒精來酒吧幹什麼?」青年用力拍了下桌子:「給!我!酒!」


跩、屁、啊。


肖時欽是個性子軟的好人,但不是個隨你揉捏的人。

他微微一笑,說:「先生您成年了嗎?身分證拿出來,謝謝。」

青年被激怒了,喝個酒被人拖拖拉拉這麼久,也不爽喝了,踹了吧檯一腳就轉身走人。

肖時欽心情愉快地看著這尊佛就這麼離開了。


──如果他知道這宣告了接下來三個月的天天見面的話,鐵定不會開心的。


讓我們先為不知道自己被孫翔奆奆纏上的肖時欽點根蠟吧。


【END】

後記://

我彷彿看到追到進度的曙光!!!!!!

今天就只有兩篇啦勿念。


评论
热度(5)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