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孫肖】Day 06. Der Romancier(1)

※ 幫二翔幹小事情群 :67031140

※ 11/9的份。其實這是最開始要參本的那篇,最後太長,放棄,改寫鳥醫。

※ 這次就是個單字,【小說家】的意思。



「妳還要前進嗎?」因為強烈的風沙而把整張臉埋在斗篷下的清石囁嚅:「那是神的領域,從來沒有人進去後還能全身而退。」

「我打算永遠留在那邊,侍奉真神。」黛安娜的眼神充滿了堅定。

「你會死的,就像那些擅闖的人一樣,支離破碎、死無全屍。」

「我堅持,」她執起對方顫抖的手,「不用為我難過,死亡只是片刻的事,但我的靈魂將永遠伴隨著我主,與主同進退。日日夜夜與他前往不同的地區,閱覽這個世界,給予需求的人希望,懲罰作惡多端的罪人。時間將會對我而言沒有意義,我的心將會充滿了主的意志,我願成為他的刀與劍,願成為他最後的歸宿。清,你不懂這種感覺,你心中沒有一個可以付出一切的存在,你就跟你的堡壘一樣,機械行事。」

清石不滿抗議,斗篷下的臉揪成了一團:「我可以為了我的雷霆堡壘犧牲。」

「那是因為沒有了堡壘你也會死亡。」黛安娜尖銳地指出對方的語病:「你的一切都在這個堡壘之中,你會為了他奮戰,你可以為了他死,但那只是因為你沒有了其他去處也會死,殊途同歸罷了。」

「……我不懂。黛安娜,我不懂。」

「沒關係,你還小,清。」黛安娜摸了摸清石的頭髮,就像過去幾個月在堡壘裡會對他做出的安撫行為一樣,「我要走了,好好照顧自己。沒有了我你還是能夠好好生活的。你可以跟著你的堡壘去更多的地方探訪,想我了也可以仰頭看著天空默念著我的名字,你知道我會時不時從上面低下頭來看你的。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你也會碰到一個人,一個會讓你全心全意付出的人,珍惜她,不要錯過她了。」

「我──」

「清石,再見。」


黛安娜用力一推,本來就站在門框口的清石踉蹌退了幾步,堡壘偵測到他的歸來便自動關上了門。清石站玻璃門的內側,眼睜睜地看著披著斗篷的黛安娜越走越遠,越走越遠,最後消失在風沙之中。這就是信仰嗎?清石思索著,他還是不能明白為什麼黛安娜堅持要去送死,也不明白為什麼黛安娜這麼希望他能找一個人陪伴。

我只要有堡壘就行了啊。清石很想這樣說,可是黛安娜已經走遠了,聽不到了。

清石脫下沾滿砂石的斗篷,隨手丟入了洗衣槽,讓機器自動運行洗衣程序。他坐回了駕駛座上,想著接下來該去哪裡。然後他看到了桌上的一盆之前黛安娜贈與給他的仙人掌,想了想還是沒有丟掉它。

他已經受夠了沙漠的糟糕環境,接下來他想要去舒服一點的地方。他想要有清澈的水流可以引用,想要清爽不帶砂石的風拂過面頰,想要有滿滿的綠色讓自己眼睛舒服些。

「去森林吧。我們去森林。」


《堡壘:雷霆(一)來自沙國的殉道者》完

……

…………

……………………


來來回回看著螢幕上打出來的字,確定沒有缺漏後,肖時欽摘下了眼鏡揉了揉眼睛,放鬆地伸了個懶腰說:「終於寫完了。」


【TBC】


後記://

當時稿子就到這,我也寫到這。

反正明天我會看自己寫哪個順手就寫哪個的後續,也有兩個都不寫,開新的短篇。

說一下,小事情是網路小說家,然後前面那一篇是他的小說這樣。至於小說中的角色人名其實有對應人,可是我又不想講這麼明白(因為感覺不重要),反正最快也要下一篇孫翔才會出場。

评论
热度(5)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