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孫肖】Day 05. Was machst du?(1)

※ 幫二翔幹小事情群 :67031140

※ 11/08的分。哨兵嚮導設定,多多少少參雜了自己的喜好進去,心理輔導那邊我沒受過訓練,不過小事情本來就是在激孫翔說話……總之別信。

※ 就是【你做什麼的?】的意思……問人家工作的。又是一次考試的GG。


多數人小時候都會經歷這麼一個作文題目,說:你長大後要做什麼?

孫翔那時候毫不猶豫地寫說要當運動選手,因為他覺得那樣很帥──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料到,十年後他自然覺醒成了哨兵。孫翔是在球場比賽中臨時轉變的,本來在場上奔馳的他因為突然放大的各種感知而鬧起了頭疼,最後直接因為承受不住而暈了過去,再一次醒來他已經住進了塔裡;而身為哨兵的他只有一條路可以選擇:


職業軍人。

十五歲,孫翔已經被迫走上了另一條道路,放棄了本來的夢想。


孫翔對這一切感到憤怒,他脾氣不定,縱使在國家法律強制要求下履行了所有哨兵的任務,但正是從培養學校畢業的他卻是少數沒接過案子的哨兵──18歲沒有出過正式任務算是非常罕見的事情──缺乏團隊合作能力、自大狂妄卻又帶著自暴自棄的負面能量。

他的指導老師給他的評價是「埋藏地未知的未爆地雷」,能量很強大,卻不能被妥善控制,甚至不注意還會反咬自己人一口。

最後,孫翔被送去了塔內設置的心理輔導室。


「嘖嘖,你就是孫翔對吧。」

在孫翔入坐約一分鐘後,負責跟他面談的人才從門口走入。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讓孫翔一下就知道這是名已結合的嚮導──又是這一套,派一個嚮導來安撫哨兵的心情,進而讓他妥協塔的安排?他對著對面有點不修邊幅的男人露出不屑的表情,對於這次的輔導完全不抱有任何期待。

「我是葉修,負責這次的輔導。」他頓了下,「我對你也沒興趣,你就配合配合,我們早點散。」

「……」

「我們先來說一下你的過去吧。」葉修懶洋洋地翻開手上的冊子,「你三年前因為覺醒入塔,當時是被緊急送入,然後直接轉往學習哨兵的一切,直到上周畢業。」

「……」

「單人成績挺不錯的,但是團隊合作的成績就……嘖嘖嘖,真是慘不忍睹。是不會配合,還是懶得配合啊?」葉修說,「還是你的腦袋連螞蟻都不如?」

「我去!」身下椅子碰的一聲倒在地上,孫翔被這句話激得站了起來,卻在要衝過去揍人的時候被一層層密密麻麻的電網給擋住了去路,「這什麼玩意兒!」

「就是避免你這種有勇無謀的來鬧事。」葉修闔上冊子,說,「反正你還有得磨呢,我看找老陶盧個有耐心的嚮導給你好了。」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孫翔口氣很衝的拒絕,但葉修已經開門大步離去了。


兩天後,孫翔被命令來到了交誼室,進去的時候已經有人坐在裡面了。

對方說,他叫肖時欽。


【TBC】


後記://

雖然說是TBC,但老實說我會不會明天發出第二張呢還是個問題呢,大家千萬別放在心上喔我目前欠稿還債的最常時間記錄可是七年喔,這是我還有乖乖還的前提喔──


說點小設定。

孫翔15歲被抓到嘉世塔,18歲畢業了要被安排到其他塔去但因為合作能力太糟所以處於一種尷尬狀態。

然後,葉修確定完後,就把小事情搞來了。

整個故事最終目標就是要讓孫翔以身為職業軍人的哨兵為傲這樣。標題挑了這個大概就是想要看到最後孫翔能夠肯定自己地說出他的職業是個哨兵、是個軍人吧?反正現階段的孫翔你問他是做什麼的她大爺不會鳥你的。


現在葉修跟陶軒關係OK,興欣塔已經有了但葉修只算是那邊的創辦者(現在是陳果當塔主)。

設定上傘哥是跟葉修是結合關係,放心吧我要是真的讓傘哥有機會出場的話,他絕對是個老油條(慢



评论(6)
热度(4)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