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孫肖】Day 02. Um wie viel Uhr treffen wir uns?

※ 幫二翔幹小事情群 :67031140

※ 現學現賣,不做死會死的day 02出來了;所以說欠九天。

※ 【Um wie viel Uhr treffen wir uns? = 我們約幾點見面的?】通常是用來表示強調要知道到底約幾點,而不是像 wann 問句一樣得到的大約幾點鐘。

 wieviel 跟wie viel都有人用,不過就是跟 Hause 一樣,wieviel是比較老一輩的寫法。

※ 大學設定&碰友贊助的妒夫梗。推你坑成功實在是太好了!(咦)



「小事情,你遲到了!」孫翔在看到肖時欽匆忙地跑入咖啡店後,還不等人做好就先開口抱怨,「這是第幾次了你自己說。」

「這才第二次啊……」

「是連續兩天的遲到!」孫翔一個拍桌,「昨天你遲到說是塞車,今天你遲到又是為了什麼?塞車塞了兩個小時也太誇張了!你走路走到這只要十五分鐘而已!」

「咳,孫翔啊……」

「小事情你是不是煩我了?才會連約你都不想來。昨天是什麼日子你難道忘了嗎?我們的一周年紀念啊……」孫翔越說越小聲,最後反而就閉嘴不說、直接趴在桌子上把頭埋在手臂中,不肯看對面肖時欽的表情。

反正那傢伙,除了苦笑也不會露出什麼表情。孫翔悶悶地想。


仔細想想,他當初一股腦地跟對方提出交往後,兩人就這樣渾渾噩噩地度過了一年,這段期間大多是孫翔坐領頭的,肖時欽跟在後面到處跑,就算對方不喜歡也不會直接跟他拒絕,總是苦哈哈地捨命陪君子。

這一年來,孫翔最常看到的,就是肖時欽勸不住自己的時露出的苦笑。

昨天的一周年慶祝孫翔約了肖時欽一塊看電影,後者遲到了整整半小時導致兩人完全錯過了電影,而今天的咖啡廳補約更是兩小時人都沒有來,接了電話也只是一句「馬上到」就匆忙掛掉電話……

老實說孫翔對這段關係開始沒信心了。

他陷入低潮,腦袋裡徘徊著就是「被提分手也不是不可能了」的悲觀想法,覺得肖時欽的沉默就是在默認,心中不斷地湧出苦水冒泡。


「……我說你啊。」

來了。

「別鬧脾氣了。」

才沒有。

「老實跟你說吧,昨天真的塞車,而今天遲到,是因為──」

來了。

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放到桌上來,然後是拆東西的聲音。

一股濃郁的香氣散發出來。

「為了這個我才遲到的。」

喔。

「看一下吧,孫翔。」

不要。

「……這是為了你去學的。」

……


孫翔抬起了頭,看到面前是一個沒有裝飾、純粹一層奶油鋪頂的蛋糕。

肖時欽還在繼續說:

「上周就去學了,本來昨天可以弄好的,但烤出的成品不好看,我就沒帶去。結果正好又塞車,遲到了。」

「今天本來都裝飾得差不多了,上面還寫了一周年快樂等等的,結果去洗手間一趟回來就面目全非了。」

「一起上課的幾個男女鬧著玩,寫了不太好的東西在上面,還壓到了裝飾,我就重做了。」

「烤出來後本來還想裝飾的,但看到實在太晚了就只好這樣處理了。」

「這次是我不對,別生氣好嗎?」


孫翔看著這個樸素的蛋糕,澀澀地開口問:「……所以你還喜歡我,對吧?」

肖時欽聽了忍不住臉紅起來:「呃,我,對……」他忍不住把頭轉開,讓孫翔看到紅得發燙的耳根。

孫翔終於心情從陰轉晴,他拿起咖啡廳贈與的叉子,醜醜地在白色鮮奶油那層寫字,最後把那沾了一堆奶油的叉子伸到肖時欽面前,說:


「吃了這個就表示你願意。」


肖時欽看著上面的字臉紅了紅,最後還是咬了下去。

鮮奶油的甜味在他嘴中炸開,讓他的心也充滿了甜蜜的滋味。


【END】

==========

後記:

其實朋友給的梗是:小事情晚回家然後就被孫翔妒夫質問了。

然後我就寫成這樣了。

快叫我超展開之神!!!!(等


寫了什麼字呢~自己想~

是純潔版的未來也要快樂呢~還是髒死板的晚上洗乾淨床上等我呢~大家挑個自己喜歡的就好,真的。

沒意外的話等等還會有一篇掉落,哈哈哈我又調皮了我(書在哭

评论(7)
热度(13)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