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黃喻】記一場混亂的萬聖節事件

※ 榮耀人力派遣公司設定。我知道我樹倒了還沒寫不要管我(咦)然後藍雨三人服裝就是小冊子的,其他人衣服裝扮沒有特殊變動。

※ 我愛黃少,真的很愛。唐昊也不討厭的,真的。

※ 正文偷帶CP就是黃喻,其他我沒有出手……後續有孫肖、方王、黃喻、雙花,不過只打黃喻TAG,其他組太短小了。


小孩嘛,說到萬聖節就免不了要洋氣一番,各種不給糖果就搗蛋的台詞不能少,不然出去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沒童年。於是……

「身為領航派遣業的榮耀聯盟之中總是在各種創新、引領風潮、豪門霸氣的藍雨派遣隊,怎麼可以讓小盧沒有童年呢?你們說是吧!喂你你你,對,鄭軒就是你,不準說壓力山大等話!」


鄭軒:……我話都還沒說呢,壓力山大啊。


「總之,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可以就壓力山大過去隊長你說對吧對吧對吧?」黃少天霸占了會議桌一角,轉頭看向另一邊笑得春風和煦的喻文州等著得到對方的支持,嘴上還繼續說著:「隊長你也這樣覺得對吧?當年我們都只能賣命似地到處去派遣送東西,不是說派遣不好玩派遣超有趣的好嘛!可是像不給糖就搗蛋這種東西多麼的好玩我還是快二十歲才知道這玩意兒,這種沒有童年的感覺真要我說的話大概就是──」

「嗯,少天說的沒錯。」喻文州打斷:「是該給小盧一點童年。」


藍雨眾人:……隊長幹的好。


於是就在盧瀚文不知情的情況下,幾個戰隊成員就暗搓搓地把一切給計畫好,甚至還特別拉了幾個戰隊一起來活動……當然不是安排讓盧瀚文去其他城市跑。喻文州成功地挑明了現實狀況讓黃少天打消了「讓小盧搭飛機去跟各個派遣隊要糖」的不可能計畫,改成「發指定人派遣送糖果過來的任務給這些戰隊,看有多少人不接,不接的就體會下什麼叫腳臭」……


「等等等等為什麼是腳臭!?」黃少天突然覺得哪裡不對。

「因為那首歌這麼唱的啊。」喻文州微笑地點開了視頻,裡面傳了童音唱著「Trick or treat. Smell my feet. Give me something good to eat~」,頓時黃少天覺得自家隊長的身影是如此高大上。


啊,竟然從洋歌裡找點子,不愧是我家的隊長。黃少天想。


「腳臭怎麼來?」還沒喪失理智的其他人問。

「我們可以用模擬的……譬如讓廚房大媽留點食物放過期然後寄去就行了。」喻文州依舊笑得像是說出如此喪心病狂想法的人不是他是黃少天一樣,「或是弄點『綜合調味』飲料也是個好方法,確切的看有多少人沒來再說吧。」


總之一切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藍雨在10/28當天就發出了指定任務完成人的任務單,還很惡意地挑了幾個熱門指定人,諸如輪回的周澤楷、微草的王傑希、興欣的葉修、雷霆的肖時欽……等等,讓人聽了就想捶心肝罵喻文州心贓。


【任務編號】2105159

【任務類型】A. 運送

【任務物品/人物】100g 萬聖節甜食

【任務目標/目的地】藍雨派遣隊的盧瀚文/G市機場

【任務細則】

 1. 上午10:00準時親自運送100g萬聖節甜食到G市機場。

 2. 請盡量換上萬聖節相關衣物前往。

 3. 指定雷霆派遣隊的肖時欽為任務完成人。

【其他注意事項】

 關於甜食指定相關請參考附件。


當肖時欽拿到這張任務單時就知道這單有問題,問題還很大。這種風雨欲來的感覺喔,不要以為他聞不到心髒的味道啊!

「抱歉了,你們幫我跑其他任務吧……」他心累地跟其他隊員說。

「咦?隊長你真的要去那個看上去就像是惡作劇單喔?」

「那可是來自喻文州的邀請啊……小戴,收起你的詭異笑容。」


【任務編號】2105155

【任務類型】A. 運送

【任務物品/人物】100g 萬聖節甜食

【任務目標/目的地】藍雨派遣隊的盧瀚文/G市機場

【任務細則】

 1. 上午10:00準時親自運送100g萬聖節甜食到G市機場。

 2. 請盡量換上萬聖節相關衣物前往。

 3. 指定興欣派遣隊的葉修為任務完成人。

【其他注意事項】

 關於甜食指定相關請參考附件。


「葉修!你剛說什麼?」陳果不感相信地瞪大了眼,「你真的要為了那一張看上去就是惡作劇的指定單行動嗎?」

「嘖嘖嘖,這你就不懂了老闆娘。」葉修說:「哥從這上面聞到了陰謀,不去不行啊。」

「什麼陰謀啊,我怎麼聞不到?」包榮興擠了過去說。

「呵,還能是什麼,就他們那些心髒人士的臭味吧,嘖嘖嘖,老夫站這麼遠都嗅得到那令人作噁的味道喔!」魏琛開口擠兌。

「咦,魏老大你聞到了所以你也是心髒人士啊?」包榮興一句話拆台成功。

葉修在旁邊不客氣地大笑出聲來。


【任務編號】2105160

【任務類型】A. 運送

【任務物品/人物】100g 萬聖節甜食

【任務目標/目的地】藍雨派遣隊的盧瀚文/G市機場

【任務細則】

 1. 上午10:00準時親自運送100g萬聖節甜食到G市機場。

 2. 請盡量換上萬聖節相關衣物前往。

 3. 指定輪回派遣隊的周澤楷為任務完成人。

【其他注意事項】

 關於甜食指定相關請參考附件。


「小周啊,這單也麻煩你去一趟了。」江波濤看到單子研究下後心累地說,「總覺得這跟藍雨扯不開關係啊……」

「嗯。」周澤楷想了想,又補上一個詞:「責任。」

「那你一個人加油啊……」

「嗯……」榮耀第一臉的臉都皺起來了,跟心髒人士對戰可一點都不輕鬆啊。


類似這樣的情況在各家派遣隊都發生過,等到盧瀚文在黃少天跟喻文州的帶領下糊里糊塗換上了之前廣告商提供的殭屍正太裝來到了機場,就看到陸陸續續奇怪打扮的人從機場男廁出來……

那一瞬間,盧瀚文覺得,自己被狼人和吸血鬼挾持到機場不算什麼,眼前這一群才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請問當你面前出現了一排只帶著尖叫面具的人會做何感想?縱使是年紀輕輕就見過大風大浪、都能不顧羞恥地穿著殭屍裝上街的盧瀚文也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竟然真的除了大概從小被撞過腦袋的黃少以外還有人如此的──


黃少天跳腳:「膚淺!你們太膚淺了!」

盧瀚文:我想說不知羞恥的。


「對對對就是在說你們這些傢伙,以為帶個面具不換裝就可以過關了嘛!我怎麼都不知道你們會省事成如此!今天可是萬聖節好嘛萬聖節耶!知道這三個字怎麼寫嘛你們?知道的話那怎麼連最基本的換裝都不懂?你們看看我們藍雨多有創意、穿得多好看,你們達不到小盧跟隊長氣息都融入的能力,好歹也要像我一樣穿的像模像樣──」

「一身狗皮的確挺適合你的。」

「老葉你出來出來我聽到你的聲音了,快出來不要以為你們都買同樣的尖叫面具我就抓不出人了哈!想也知道你肯定一身菸味一下子就聞到!」

「穿了狗皮果然鼻子也靈了哈!」

「我去你──」

喻文州看不下去開了口:「葉修前輩,不要逗少天了好嗎?」

葉修從善如流地轉火:「不錯不錯,文州你的打扮果然比少天靠譜了點。」

「少天品味好。」喻文州不動聲色地回應,「前輩是因為戴著面具不能抽菸而心情不好對吧?造成不便十分抱歉啊。」


……眾人看著心髒二人的來回對峙,決定不要去攪那淌渾水。


「我們來做正事吧,是要給盧瀚文糖果對吧?」聽聲音像是王傑希的人上前走了一步,把自己手中的糖果袋拿給了盧瀚文,「我給自己的隊員也準備了些,這是你的──」

「等等等等王傑希你這什麼意思啊啊啊?你給我們家小盧的是自家剩下的嗎?有沒有良心啊來PKPKPKPKPKPKPK!」 

王傑希無視被喻文州拉住一邊手腕的黃少天,在沒有摘掉臉上尖叫面具的情況下把一包看上去就很有萬聖節氣息的袋子要塞到盧瀚文手中,結果又聽到黃少天在一旁大喊著:「等等等等你就打算這樣塞給小盧了嘛小盧你快點唱唱唱啊!」


盧瀚文:我只是想做個安靜的美男子啊。


在黃少天連環喋喋不休的背景音下,盧瀚文只好硬著頭皮用著破爛的英語小聲唱起:「Trick or treat──」

「發音不太對呢,」一個面具人往前走了過來,「來,跟著我念,tri──」

「Tri──」

「等等等等你誰啊你誰啊我不記得有找過會外文的人過來啊,小盧你不要被騙了這傢伙發音不會好的快回來!」

「少天,白庶是三零一度派來的。」

「喔喔喔是白庶嘛白庶你好你好我記得你哈,三零一的對吧我記得你就是那個從國外回來的對吧,是說你有空就幫大家糾正下發音跟加強英文能力吧,可以的話我們可是很想要往國際發展的──」

「誰來堵住黃少的嘴!!!」


最後還是鬧哄哄的解決了。

應該是周澤楷的面具人帶頭無視黃少天的刷屏,瀟灑地走上前把手中的糖果袋放到盧瀚文腳邊後就去離開了機場,似乎是接了些G市的案子要跑;其他人見了有帶頭的便紛紛跟進,接二連三地搶著去放糖果袋在小孩腳邊,其中有個倒楣的被黃少天給抓住了手,對方靈機一動把手中袋子丟了出去──


「糟糕,手滑了。黃少快去救場吧!碎了可就糟了。」

被點名的黃少天一個快步接住,成功免去碎成一地糖果的悲劇,他回頭大喊一聲「肖時欽你心有夠黑!」結果引來了更多的糖果炸彈──似乎這是個更快堵住黃少天的嘴的方式。

「黃少天!穿著狗皮裝跑得像條狗,感想如何?」

「張佳樂你給我滾出來,會放垃圾話了不起是吧!」


結論就是:盧瀚文收穫了一堆糖果餅乾,黃少天累到想要直接躺在機場大廳地上喘氣,喻文州憑藉著高智商估算出了哪些人沒來。一開始的討要糖果餅乾的目標達成了呢,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


「可喜可賀你妹!我都沒有吃到糖!」黃少天又一次拍案而起,「這都什麼時代了為什麼大家都不送糖果送巧克力?這又不是情人節!我想吃軟糖硬糖可樂糖小餅乾棒棒糖……就連薄荷糖都比巧克力好!你們懂我的哀傷嗎?懂嗎?懂嗎?!我覺得我需要在微博上大力抒發我的悲傷心情──」

「你不是昨天已經發了一篇長微博嗎?」徐景熙沒有忍住吐槽。

「你竟然吐槽我!徐景熙我們還能不能做朋友!!說好的藍雨小夥伴永不分離呢?說真的我覺得超哀傷的你們有人懂我的難過嘛??我覺得我需要更多的人來安慰我我都快吃巧克力吃到瘋掉了,現在就算是隊長泡在巧克力中問我要不要吃我也會回答──」

「回答什麼呢?」

「……沒事沒事隊長我突然覺得巧克力超美味的我還能夠吃下十斤。」

「那剩下的就交給你解決了。」


今天的喻文州依舊笑得如沐春風呢,真好。


【END】


============

【混亂的後續一:】

「小事情,聽說你扮鬼了?我要看照片!」孫翔在螢幕的另一端要求。

「不,我沒有。」肖時欽心累扶額。

「我有照片喔!」路過(?)的戴妍琦帶著迷之微笑說,「隊長出發前可是有換過好幾套裝,最後為了方便才只選擇了戴面具前往喔!我可以連衣服一起寄給你喔!」

肖時欽把臉埋入手中,不想理會後輩們的對話了。


【混亂的後續二:】

「這是今年的糖果,收下吧。」中國好爸爸王傑希今年依舊沒有忘記如此童趣的世界節日。


微草隊員:隊長我們已經大到不吃糖的年紀了你造嗎?


這時候會議室大門被推開,一名男子拉著行李箱就這樣闖了進來,慢悠晃悠地在微草隊員們普遍吃驚的表情下來到了王傑希的面前:「Trick or treat,小隊長有我的份嗎?」

「……沒。」

「真令人傷心啊……」笑容燦爛的方士謙說:「那只好趁著回國渡假的這幾天給小隊長好好 trick 下啦!」


【混亂的後續三:】

「隊長──有你的包裹──」

「什麼包裹?」

「不知道,反正撿查後裡面似乎是蛋糕一類的東西?」

「喔,拆了吧……我操,這什麼東西!臭死了!」

「唐隊不要激動,別踢啊!」

呼嘯派遣中心鬧哄哄的真熱鬧呢。


【混亂的後續四:】

「少天,這個給你。」

「文州你真好人竟然是一包pocky我們要玩pocky嘛,文州我就知道你愛我!!!」

「呵呵,我有事先離開了,晚點見。」

「好的你去忙去忙吧!……等等隊長隊長隊長為什麼這是巧克力口味的???我的好文州我以為你至少貴給我草莓口味的說!你還在生我的氣嘛對不起我錯了你的一切我都愛啊就算是泡在巧克力漿裡三天後才撈出來的話我還是願意愛你吃掉你的文州……」


【混亂的後續五:】

「大孫啊,跟你說還好霸圖是我去啊,不然要是老韓或張副去的話就太可怕了。張副大概會嫌那邊太亂吧!你說老韓?老韓啊……那盧瀚文大概要哭著回家了,糖果都給老韓了啊!」


================

後記:

大概就這些了,應該不會添了。

總之萬聖節快樂,我該準備期中了(哭


评论
热度(8)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