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孫肖】鳥醫

  

  肖時欽是名鳥醫。

 

  確切來說,他用著他特有的機械方法來治療那些需要幫助的鳥類。他替燕子做出義肢讓牠能重新翱翔於空中,做出了機器讓畏水不敢把頭放入水中的天鵝也能夠捕食獵物……

 

  肖時欽在這方面一直都是權威。

 

  可是他也碰上了難題。

 

  

 

  「醫生,我的孔雀不開屏,怎麼辦?」有些莽撞的少年在進了他的診療室,就把抱在手上的藍孔雀給放回了地上,「發情期已經開始了,他為什麼不開屏呢?」

 

  「我看看啊。」肖時欽給了這隻神態奄奄的孔雀上下檢查了一遍,發現身體機能都沒有問題,「這隻孔雀之前也這樣嗎?」

 

  「我不知道。」少年有些煩躁,「這是鬥神成年後的第一個發情期。」

 

  肖時欽愣了下,問:「……你說這孔雀的名字叫做鬥神?」

 

  「是啊,很帥吧這名字!」少年興奮地說,「我想了很久,覺得這名字最適合牠了!」被叫做鬥神的藍孔雀有些不滿地用喙戳了下少年的大腿,但少年沒有介意。「這名字特別吧!」

 

  是挺特別的。肖時欽認同地點了點頭,決定轉移話題不討論這個名字:「也許是環境影響了你家鬥神的發情期情況,可以請你帶我去你家看看嗎,孫先生?」

 

  

 

  孫翔──藍孔雀鬥神的主人──住在離肖時欽的診所有段距離的別墅區。肖時欽知道這裡的物價有多貴,看來孫翔賺的錢也不少啊。他想,然後在孫翔的引領下來到了養鬥神的庭院區。整體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大問題,食物夠水源夠空間夠,還有三隻雌孔雀在庭院裡……一看到鬥神被孫翔放到地上就急匆匆地躲到角落去。

 

  「鬥神脾氣不好,那三隻把牠弄煩了就被啄傷過,後來也不敢來接近鬥神了,」孫翔解釋,「我已經連絡鳥商要把牠們退回去了。」孫翔有些不高興地看著沒什麼活力的鬥神在自己的庭院裡慢慢走動,「我不懂鬥神在挑什麼,這明明是不錯的雌孔雀,我還給了三個,他卻一個都不要。」

 

  「可能是不喜歡吧?」肖時欽想了下,「這大概是心病,你要不要去找鳥類心理學家江波濤看看?我只會醫治物理的部分。」

 

  「噢。」孫翔有些悶悶不樂。肖時欽打量著對方的臉。神采都沒了,也許鬥神對牠來說真的很重要。

 

  

 

  孫翔的消沉只是短短的幾分鐘,他很快又打起精神來,熱烈地邀請肖時欽留下來晚餐並願意晚點親自開車送他回家。肖時欽推不掉,只好打電話給診所裡的戴妍琦和方學才,讓他們處理好關於雷霆診所的事情。

 

  孫翔在肖時欽講完電話後就拉著人開始到處逛自己的別墅,他無所不談,也問了些問題,肖時欽選擇性的回答,可是也注意到自己每一次打混過去孫翔都會露出不滿的表情。

 

  「過分,」在肖時欽又一次不正面回答孫翔的問題時,孫翔抱怨了:「我把小事情當朋友,小事情卻什麼都不說。」說完就自個兒生悶氣去了。

 

  肖時欽有些摸不清楚頭緒。他本來就不是個能夠馬上跟新見面的人熱情相處的人,可是認識孫翔後他被迫不斷地改變自己的習慣,被對方到處拉著跑,短短幾個小時內自己連新綽號都有了。

 

  「我們才認識第一天。」他強調,「我們根本不熟。」

 

  「可是我覺得我們是朋友了。」孫翔說,「我以為我們是朋友了。」

 

  雞同鴨講。肖時欽扶額。

 

  

 

  那一晚肖時欽沒有按照原定計畫地留下來,而是回到了自己位於診所地下室的家,和方學才等人一起晚餐。在餐桌上跟他們提了下關於鬥神的事情──肖時欽不想把他跟孫翔之間的彆扭說出來──後,戴妍琦吞下了口中食物說:「也許鬥神喜歡同性?」

 

  肖時欽差一點把口中的湯噴出來,努力吞了下去後才邊拿紙巾擦嘴邊說:「小戴,不要亂說話。」

 

  「我沒有亂說啊!」戴妍琦很興奮地說:「本來就有可能是因為鬥神不喜歡雌的,所以才不會有求偶行為,也因為發情期沒有洩慾而悶悶不樂啊!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

 

  「可是……」

 

  「這有可能的,」方學才打斷了肖時欽的話,說:「大自然的確有不少這樣的案例存在。對牠們來說縱使繁衍後代在怎麼重要,連硬都硬不起來的話那就會去找同性了。」

 

  「你竟然會幫我說話!」戴妍琦很興奮地對方學才說:「你也體會到這多麼的美好了嗎,小方方!」

 

  「叫我副所長!」

 

  在吵吵鬧鬧的餐桌上,肖時欽開始了計畫。

 

  

 

  肖時欽把自己關在工作間裡關了整整一周,期間除了吃飯上洗手間休息過外,連睡覺都是被另外兩人催催催地熄燈睡覺。方學才他們已經習慣肖時欽一進入機械的世界就會忘我的性格,所以也沒有對肖時欽把診所工作丟下來的事情抱怨多少,盡職著做他們自己的工作。

 

  當肖時欽出來的時候,他帶了一隻機械孔雀出來。

 

  塗著漂亮彩漆的孔雀溫馴地讓自己被戴妍琦抱在懷裡,要不是肖時欽經常做出巧妙的機械出來,這漂亮的孔雀根本不會讓人料想到不是真的生物。

 

  「這應該可以解決鬥神的問題。」肖時欽說,「找個時間我去拜訪孫先生吧。」

 

  「……肖醫生,你真的要去找那傢伙?」戴妍琦不可置信地說,「那傢伙粗魯的很,天天都跑來診所吵,喊著問『小事情什麼時候出來』,大嗓門都把等候的鳥們嚇了一跳!而且連我都沒有給肖醫生取綽號!」她說到這裡頓了下,問:「不過我也可以叫你小事情嗎肖醫生?」

 

  「小戴別鬧。」肖時欽轉身問方學才:「孫先生這麼魯莽嗎?警告了也沒用?」

 

  「事實上……他還挺受歡迎的。」方學才望著天花板說:「雖然一開始大家都會被他嚇到,可是習慣後反而讓等候的大家開始猜說什麼時候他會過來診所喊著『今天小事情開業嘛!』,要是快關診所了人還沒出現的話還會讓人意外。」

 

  肖時欽嘴巴開開闔闔,最後只能說出一句:「我明天去看他好了。」

 

  

 

  第二天,肖時欽一大早就帶著自己的機械孔雀去找孫翔了。當他按下別墅的門鈴時,正好大門往裡打開,孫翔也要踏出家門。雙方愣了一下,孫翔劈頭就問:「小事情這幾天你去哪裡了!」

 

  「我在做這個。」肖時欽舉起手中被關機的機器孔雀,「我想這小傢伙可以幫鬥神。牠的腦袋裡我做了幾個程式,讓牠會在醒來後愛上第一隻看到的藍孔雀,如果鬥神喜歡的話──」

 

  「等等,這是你做的?」孫翔打斷了肖時欽的介紹詞,「你這一周都在做這個?在哪裡?你的診所?他們還跟我說你外出診療了,要我每天都去問你的行蹤!」

 

  那是你被耍了。

 

  肖時欽當然不可能說實話,只好打哈哈地模糊帶過,然後開始問鬥神在哪裡。

 

  「……跟我來。」孫翔深深地看了肖時欽一眼,轉身給對方帶路。肖時欽似乎感覺到了孫翔的不開心,但他沒打算說破。

 

  

 

  鬥神看到肖時欽抱著什麼東西進入牠的領地時還有些奇怪,腦袋轉了轉,然後在肖時欽把懷裡的孔雀放下來後,湊了過去左右打探,像是不明白為什麼對方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鬥神,這孩子叫……叫……叫生靈滅。對,他叫做生靈滅。如果你喜歡他的話,你可以──」跟他好好相處。

 

  肖時欽覺得他沒有必要把話說完,因為孔雀開屏了。

 

  長期受到高級待遇的藍孔雀開出來的屏可以說是奪人眼目,保養良好的羽毛色彩鮮豔,只看一眼就能讓人忘記呼吸的節奏。肖時欽啟動了生靈滅,讓原本沉睡的機器孔雀甦醒,按照程序地也開了屏……然後他們兩人就眼睜睜地看著兩隻孔雀開著燦爛的屏,漸行漸遠,最後不知道貓到哪個角落去了。

 

  「這樣就成了?」孫翔問。

 

  「應該吧?」肖時欽說,「生靈滅設計上是雄孔雀,雖然也有雌性的生殖腔,但除非鬥神表示出興趣,不然機器不會自動開啟那一區,另外生靈滅有最新研發出來的模擬電子腦,可以發展出自己的鳥格,吃進去的食物可以轉換成運作的能量並製作出類廢物來模擬排泄。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調整下氣味,平日也可以仰賴太陽能補充電源;另外牠雖然防水,但不需要定期清洗,當然你想要清洗也是可以的,一切由你決定──」

 

  孫翔不耐煩地打斷了肖時欽:「小事情,我們需要談談。」

 

  「……帶路吧。」

 

  

 

  該來的還是逃不過。肖時欽又一次坐在別墅大廳時這麼想著,他還記得上一次他們就是在這邊起了爭執,然後整整一周沒見──硬要說的話,是被他單方面的躲掉了。而說著要談談的孫大爺卻是一坐下來就什麼話都不說,很明顯是生氣了,等著肖時欽先開口。

 

  可我該說什麼?我們真的不熟啊。肖時欽感到了困擾,但還是硬著頭皮開口:「孫先生,你……」

 

  「孫翔!我說過叫我孫翔!」孫翔吼了兩聲。

 

  肖時欽從善如流地轉了個說法:「孫翔,你看我們也就認識個一天……」

 

  「不只一天,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是這裡最好的鳥醫,最厲害的機械學家。我找過很多的鳥醫,但他們都不認為鬥神有任何問題,檢查後都只說是心理問題,要我去找江波濤……他是我鄰居,我第一個就找他啊!江波濤也說了這不僅僅是心理上的問題,比較需要物理方面的調整,結果所有的醫生裡只有你是過來檢查過情況才這樣評斷,其他人連看都不看,還有的懷疑我沒有照顧好鬥神……只有小事情你才是真的在乎的。」

 

  當肖時欽願意跟他回來別墅而非以其他理由拒絕他的時候,孫翔就覺得這傢伙不一樣,非常不一樣。大概就像是在一片冰冷的藍色中,他看到了一點溫暖的顏色從肖時欽的體內散發出來;縱使這人的外觀是也冰藍色,但孫翔能看到,他的體內是滿滿的橘紅色,很溫暖。

 

  他是特別的。孫翔知道。可是為什麼這個人一直逃開自己呢?

 

  「小事情,你總是說我們不熟,可是你沒有打算讓我們熟吧?你總是在逃……」孫翔頓了下,對著坐在自己對面、有些坐立難安的肖時欽說:「鬥神都能跟你的生靈滅在一起,所以我們也能試試對吧?」

 

  姑且不論對方的跳躍性思維,總覺得這話題的走向好像哪裡不對?肖時欽的表情非常複雜,他的腦袋想了好多的藉口,甚至還有中途離席不會引起對方懷疑的……可是孫翔搶先一步了,他站起身來走到肖時欽的單人沙發前,雙手下壓到對方椅子的扶手上,把肖時欽困在那小小的四方空間中。

 

  「不要逃了好嗎,肖時欽。」孫翔低聲說,「我們可以慢慢來,但你不要直接退出我的生活中,好嗎?」

 

  

 

  最後肖時欽讓步了。

 

  只是交個朋友而已嘛,而且還是個有錢朋友,有什麼不好的?肖時欽自暴自棄地說服自己,但戴妍琦跟方學才都覺得他變了。除了最明顯的有時候不回家吃飯外,就是孫翔已經成為了他們的周末金主……雖然請客的餐廳很高檔、食物很美味,可是一想到這個代價大概是雷霆診所的大家長要嫁出去什麼的,兩人有時候就會食不下嚥。

 

  不是沒有抗議過,但孫翔太強勢了,而且肖時欽看上去一點也不困擾,戴妍琦跟方學才完全沒地方訴苦。很快兩人決定了既然天要下雨、大家長要嫁出去這種事情都是擋不住的,那就心安理得的當個娘家人,對孫翔挑剔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於是孫翔的苦日子開始了。不過他也找到了心理補償方法,至於是什麼,看肖時欽大熱天都不鬆開的領口就知道了。

 

  肖時欽本人又怎麼想的呢?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大概就是覺得孫翔也救是個單純的人,當時自己沒有一腳把他從沙發前踹開來就是心有動搖的跡象了,何況你無法阻止他人對自己保有好感,只能放任行之……孫翔蠶食鯨吞地闖入自己的生活,最後把肖時欽的心也一口吃了進去。

 

  永遠分不開。

 

  

 

  

 

  「副所長,什麼時候我們也把你嫁出去好不好?」

 

  「……先管好你自己,小戴。」

 

  

 

  他們吵吵鬧鬧的生活還會繼續下去的。

 

  

 

  

 

  【END】

 

後記://

本來是參加群裡小料的作品,但字數爆炸了就只好轉型了。蓝桥春雪待君归  點心遲一天的生日快樂!你要的孫肖奉上啦!


评论(27)
热度(43)
  1. 一鹿沉糜夜之安魂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狂野情人
    哈哈这个好
  2. 一鹿沉糜夜之安魂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狂野情人
    哈哈这个好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