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全員】明星就是用來取悅粉絲的 part.1

※ 這個是前面這指定活動的產物,然後因為太喜感了所以變成了這樣的模式。背景是十賽季以後,可以當作是第十一賽季來看,反正葉修跟老魏退休了當觀眾去了……然後悲劇了(笑

※ 本篇涵括指定:

「7和9合跳tango,邊吵嘴邊跳,9號女步還要後倒,最後被7號放手後腦砸地(請參考Rent裡的Tango: Maureen」,七號:叶修(不言而喻。)九號:乐乐(薄荷蜜

「葉修和張佳樂合跳tango,邊吵嘴邊跳,張佳樂女步還要後倒,最後被葉修放手後腦砸地(請參考Rent裡的Tango: Maureen」,不懂這首歌的看這邊。

忘了說,樂樂不可能真的腦袋砸地,葉修有分寸的。




今年的全明星周特別,因為正好出現國定連假,聯盟不知道怎麼想的,從周四就開始全明星周;也就是說,這是個比往常多了一天不知道要幹嘛的全明星周。


官方在網路上公開訊息時,粉絲們都喜大普奔去了,徒留職業選手們個個在自己的電腦螢幕前對著宣傳語那句「連職業選手都會嚇一跳的互動活動!」無言以對,脾氣不好一點的就乾脆對螢幕比出中指了,還有的直接在微博上抱怨連連,譬如:


夜語聲煩 V :

這次的全明星周真是讓人超超超超超意外的啊,多了一天什麼的,還是互動活動什麼的,這些也太令人意外了吧!不行WB這個字數限制的東西無法表達我的驚愕,只好附上這個來說了!!!!!![圖片]


……順帶一提如果有勇者點開長微博的話,會發現除了前五行都是驚嘆號外,剩下的幾行開始吐槽歷年來的活動,甚至還批判起周末團隊賽中各種不和諧的合作,引起粉絲們又一次地在微博下面熱烈討論。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周四來臨,各戰隊選手風塵僕僕地抵達了今年主場的G市後,官方才派人通知他們今晚的活動將會是各種「幸運粉絲指定場景,官方公開抽選手跟粉絲」時,大家都不好了。


想像下,要是出現熱情粉絲指定場景說要兩個選手互親一下對方的臉頰,然後系統抽到了方明華……剩下那個不管是誰都尷尬啊!人家已經有老婆了這親下去到底算不算破壞人家感情?什麼你說方明華老婆不介意就可以那 you can you up,被大眾在微博上輪的時候就不要悔不當初!再想想要是有粉絲喊說要兩個選手同台表演相聲,姑且不論是現場自己編還是有人提供劇本好了,其中一方抽到了周澤楷的話……就算另一邊是江波濤也抵消不掉冷場DeBuff啊!!


總之在踏入體育館之前沒有一個職業選手是心情美好的……這也太坑爹了好嘛。


活動還是在主持人熱情洋溢的介紹中開始了。第一天就是這種明星粉絲互動的活動可以說是吸引了大量的關注,連帶地第一位中獎的幸運粉絲在站起身來對著麥克風講話時,都緊張地差點把麥克風給摔掉了──


妹子說:一個粉絲跟一名職業選手面對面跳探戈。要勾腰跟後倒。


台下觀眾對這個場景提案大聲叫好,口哨掌聲不斷;場邊職業選手們個個面如死灰。


行啊,面對面跳探戈,還要勾腰後倒。不說有沒有人學過探戈了,那個勾腰後倒他們這些四體不勤的會不會還閃到腰啊,下周還要打比賽的敢不敢不這樣玩?職業選手們開始隊伍內抱怨:


譬如藍雨──


「喂喂喂我說這要求也太過分了吧?這有誰會跳有誰會跳??在我們把大把青春光陰用在遊戲上的時候探戈已經成了必備舞蹈技能了嘛太可怕太可怕了!所以說不管是誰上場都會出問題吧?」


「少天,別激動,坐好。」


譬如輪回──


「小周,連你也不會跳探戈對吧?」


「會。」


「等等隊長你會嗎?那之後就派你上去好了!」


「抽籤。」


「小周是說等等抽籤來決定誰上台,所以孫翔你不用期待了。」


譬如義斬──


「還好小時候被逼著學過!」


「是啊,從沒這麼慶幸過……」


……我們無視萬惡的有錢人,回到現場活動上吧。


官方此時已經開始了抽籤活動,首先是決定粉絲號碼,大螢幕上的數字迅速地跑過,最後跳出來了五位數字:10413。


「決定了,是10413!這位幸運兒是誰呢?讓我們來看看──」隨著主持人的興奮聲音,舞台燈掃晃來去,終於停在了固定的位置上──一個半起身、臉上表情有些尷尬的短髮男人,明顯是想開溜卻還沒來得及溜走的模樣。


……等等,這臉,有點熟悉啊?


「我靠,葉修!」


不知道是誰先喊出了這一句,接著整個體育館像是被人按下了播放鍵一樣開始喧鬧了起來,對於葉修大神竟然退役後還來看明星賽什麼的感到詫異,連坐在他附近的人也是一臉興奮地舉起手機就是對已經恢復成處變不驚模樣的葉修拍個不停。


「沒想到竟然是葉修大神!那麼有請葉修大神來到場中央吧!」


既然都被點名了,葉修這時候也只能很不要臉地走上台──至少在職業選手們中是這樣認為的,同時間職業選手們也開始擔憂起剩下那個倒楣鬼是誰。探戈,男女雙人舞步,既然現在上台的粉絲代表葉修是男的,另一邊要從選手們中抽到是女性的機率實在是有點低。又一次的,戰隊們開始各自竊竊私語起來:


譬如興欣──


「蘇隊!為了大家好,不要大意地上了吧!」


「方副隊,這麼好玩的事情我怎麼能獨自搶先玩去呢?」


「握曹,竟然笑得這麼嚇人,學壞了啊你!」


「呵呵。」


譬如雷霆──


「隊長,後倒時候小心不要拉傷喔!」


「……小戴,我不一定是跳女步的,何況我可能不會被抽到。」


「那還是有可能嘛!隊長加油,大家都看好你的!」


「我…算了……」


譬如虛空──


「阿策,你不會跳沒關係,虛空不會因此感到丟臉的。」


「呵呵,你怎麼不去撞牆下看看腦袋會不會清醒點呢?」


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抽到誰都好,就是不要抽到自己!


不過畢竟是抽籤,怎麼樣都一定有個人會壯烈犧牲。大螢幕上為了效果而轉動的滾軸名字也開始緩了下來,一個個選手的名字跑過:米修遠、周澤楷、王傑希、李華、蘇沐橙……就在大家以為真的就是蘇沐橙的時候,捲軸又艱難且緩慢地往前卡動了下,跳出來的名字是:張佳樂。


是張佳樂。


是那個張佳樂。


「抽到的是霸圖的張佳樂選手!請張佳樂選手上台!」


在一片喧嘩之中,張佳樂站起了身,一副從容就義的模樣。在跳出蘇沐橙名字時他的眼皮就一直跳,果不奇然地系統陰了他一把,還好沒有太快鬆懈,他想,也因此能夠快速調整心態走到台上,站在葉修的旁邊。相較於不修邊幅的葉修,張佳樂認真覺得穿著霸圖制服的自己看起來體面多了。


「兩位看起來都很意外抽到自己哈!」主持人熱情地把麥克風遞給了葉修,「葉修大神,對於這次活動的看法怎麼樣呢?」


「就那樣吧,呵呵。」


主持人擦了把汗:「有什麼想要跟粉絲們說的嗎?」


「我已經退役了,算粉絲群才對吧?」葉修瞥了眼主持人,後者從善如流地改了口,「那有什麼想要跟職業選手們說的嗎?」


「也就這樣吧。」


這樣到底是哪樣?主持人都被繞糊塗了,但還是堅持地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那有什麼想要跟張佳樂選手說嘛?」


「老張啊,」葉修一臉誠懇地拿著麥克風對張佳樂說:


「我探戈學的是男步。」


全場轟動,笑聲口哨聲鼓掌聲幾乎都要淹沒了台上的三人……要不是人在台上被好攝影機拍著,張佳樂都想直接用一根中指來表達自己的不爽了。可是他不能,他只能咬牙切齒地說出了「請多指教」,然後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牽起了葉修的手──


「要貼面!」主持人大喊。


場外觀眾的情緒也跟著被帶了起來,一聲聲的「要貼面、要貼面」跟著響起,讓張佳樂想死的心都有了。


「別這麼緊張啊老張,」葉修呵呵笑著把兩人的距離拉近了些,「不會吃掉你的,你這麼大隻一口也塞不進去。」


「行了行了快點跳快點結束!」


「脾氣真衝,這樣不好。」


背對著群眾的兩人在葉修的帶領下,張佳樂艱難地轉了個圈,然後把手放在了對方的肩上──如同葉修所做的一般──接著被逼迫著步步後退。


「大步點大步點,小踱步什麼的,女孩子嗎?」葉修抱怨著,他努力地要跨出步伐,但不清楚情況的張佳樂總是小步步退後就怕自己跌倒,連帶著葉修找不到位置跨步,只好不斷地往側開,連帶著這舞步就看上去慘不忍睹。


「女孩子個頭!你自己退退看!」張佳樂回嘴。


「不好意思男步不用退。」


「這是我看過,最可笑的探戈。」袁柏青努力擺正自己的表情跟旁邊的許斌說,「沒有之一。」


「行了你,不要說得你會跳一樣。」劉小別補刀,「張佳樂前輩到現在還沒被踩腳都算厲害了。」


「轉轉轉!」葉修很艱難地帶著張佳樂轉圈,「好,停,跨步!」


「累死了這舞!」


「我才要被你累死,」葉修沒好氣地說,「沒看過這麼不會跳舞的,小學時候土風舞都翹掉了對吧?」


「我小學沒有土風舞要跳!」


「聽清楚啊,接下來要轉過來面對我,」葉修半拉扯地把人拉了過來,張佳樂差一點因為重心不穩摔倒,勉勉強強地搭在葉修手上才能歪七扭八的站著,「退一大步,對,然後小碎步地退一大步──」


「小碎步退一大步是什麼玩意兒!」張佳樂驚恐了。


「算了你退一大步就是了,」葉修決定不要派給如此高難度的任務給對面的初學者,「腳劃一個大圈……靠,看清楚你腳要踏哪哩!」他險險地縮回差點被踩到的腳。


「新手上路,包含下。」張佳樂冷著臉說,他的確被這該死的舞步弄得很煩躁,因為不會跳只能被葉修拉扯來拉扯去,磕磕碰碰的,早就想要抱怨了。


「繼續吧,」葉修繼續苦惱地指導教學:「我們再轉個圈,這次你跨出去的腳不要收回來,踏在外面,然後我們相握的手要舉高──不是讓你放開扶我肩膀的手!」


「說的簡單我都要重心不穩了!」


「誰讓你跨這麼大步的?吃虧了吧。」


「握曹是誰叫我跨出去不要收回來的?」


「行了你收回一點,重心最重要哈!別把力都壓在我肩膀上!」


「……我都想吐槽說他們的舞步要是讓我小時候的老師看到,肯定會讓我老師崩潰了。」文客北小聲地對樓冠寧吐槽,「當年我還沒跳得這兩人這麼糟。」


「別說,大神跳得還挺有兩下子的,張前輩就……」樓冠寧想了很久,最後訕訕地說:「人都有第一次,體諒下吧。」


「你們別忘了,女生還有一套腳動作要踢呢。」義斬中唯一的妹子主力開口補充。


葉修也在為難這一段要怎麼跳。你說跳吧,張佳樂新手上路的鐵定出問題,不跳吧,又少了些什麼。最後他決定了折中取精華就好。


「老張,隨便跳幾步,記得勾一下哥的腰就好。」


「什麼!?」張佳樂滿臉的不可思議,「這裡不是往後倒就好?」


「快了快了,反正這裡是勾腰就對了。」


「……你說我們不跳了行不?」


「我已經簡短了你說呢?」葉修半哄著,「乖噢,跳完後叔叔晚點買糖給小張吃噢。」


「你也知道你是叔!」張佳樂非常想要比一個中指在這傢伙臉上,不,比兩個比較能洩憤。


「行了快跳,等等我帶你轉個圈你退後三步然後我協助你往後倒,咱們就收工。」


「……你說的啊。」


為了能早日解脫,張佳樂腳下雜亂無章地亂蹬了幾下──用張新傑的說法大概就是「起跳方式詭異的青蛙跳」──期間腳勾了下葉修的腰……


然後他聽到葉修倒抽一口氣。


「我讓你勾,不是撞上來!」被撞了一腳腰的葉修表示老年人的腰需要好好保護才行。


「……新手上路。」張佳樂也只能這麼說了。


葉修陰陽怪氣地呵呵了兩聲,就沒有多說話地帶著張佳樂又轉了個圈,退了兩步,下了個指令:「轉,倒。」


如此言簡意賅的葉修讓張佳樂有不好的預感,果然在他不怎麼放心地往後倒的時候,葉修撐了下……然後就鬆開了兩人相握的手。


張佳樂以非常古怪的姿勢站在台上,身體有一部分重心是靠在葉修手上的,但更多是以腳力支撐住的;葉修一個施力張佳樂就又一次站直了身,並趕在張佳家樂質問為什麼鬆手前先開口:「老了體力不支,手滑了下。」


手滑你妹!張佳樂在心中默念著「這裡是全明星會場這裡是全明星會場」,最後也就呵呵地笑著跟葉修握了下手,在從開始就一直都沒有停過的笑聲中不等主持人過來就搶先衝下了台,頭也不回地奔回了霸圖的隊伍裡面。


「唉呀?就這樣跑掉了?」慢了幾步沒攔住對方的主持人非常惋惜,他可沒等去霸圖那邊揪人出來,韓文清在呢!「那葉神是不是要多跳下給我們看呢?」


「行了行了,大家都不是行家,獻醜什麼的這樣就夠了,」葉修又回到之前那種有氣無力的模樣,「該下一個節目了吧?我要去趟洗手間了,掰。」說完也一溜煙地跑下場了。


人家都說了去洗手間,主持人也不好意思硬是攔下來,只好在導播的指示下進行了下一輪的抽籤。


【TBC】


===

後記://

妮馬這段寫好久,應該說卡好久。


主要是電影裡的探戈自己一檢查發現好幾分鐘來著,中間舞步花式超多,看得我都想問要真的是張佳樂來跳的話柔軟度行不行啊……所以就乾脆點斷在自己說的地方了。


然後因為我又看了一次電影,哭得唏哩嘩啦,所以只好再推一次了(慢)縱使本文不會這麼令人感動啊笑到哭都不太可能,可是電影《吉屋出租 Rent》真的是個好作品,2005年的電影,大家一定要找來看,一定要。有笑有淚的,真的很棒;跟我一樣愛上Angel的必須要有心理準備,他永遠是最閃耀的姑娘。音樂劇也可以去看看,很棒。


下一篇是那個比手畫腳四人組。然後我會在寫的期間開指定的,應該也是兩到三個活動,不過這次限制會多一點(你說說看要是有人指定潘林我怎麼塞進去?),數字也會小點讓每個點的都能上榜。


评论(4)
热度(12)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