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早就該跟大家說說俺的尿性了(慢

1. 管挖坑不管填。

──長篇除非我說寫完了不然都不要跳,會死。
──非一發完結的短篇同上。


2. 嘴上說的全都吃,但每次設定沾上CP後就不想放掉,寧可心想設定也不想拆。

──我永遠記得我為了阿爻的柯布犬創了下戲設定,然後為了ㄚㄐ的偵探柯布跟柯布偵探分寫了兩種設定……

──我還室幾乎都吃啦,可是像現在榮耀人力派遣沾上了葉王CP後我就會很糾結要不要拆;這也是為什麼我正劇CP味道都會盡量淡一些,不然辛辛苦苦的設定就這樣飛了。

──逗比惡搞文不在此限制。


3. 如果我跟你說我寫肉,別信。如果你跟我說要點肉,別想。

──也沒有這麼糟糕啦只是我的肉通常再進去動一動以前就會被我放置不寫了(靠

──但不代表我也不出來,至少上次寫肉大概是一兩年前的事,最近還有插花需求要生大肉了,怕坑(哭


4. 描述欠缺場景感。

──一直都缺乏,不用說我也知道。畢竟是從對話式起家的,寫小說總是想到一堆對話而非一堆描述句子,變相的寫出描述句子就會各種磕磕碰碰……你以為我孫肖廢稿說「女神畫風難搞不練了」是說假的嘛!?

──來爆個料。我高中校刊寫小說寫了三年,三年最多進初審但絕對不會上刊,最後一年交小說的同時交了篇給紀錄爺爺年輕時的軍旅故事,然後就以佳作的身分上了散文區。評審老師評價:「要是這學生會散文寫法的話玨隊成績不只如此」,看我個不會散文寫法的還能上散文佳作!!!!!

──順說,原創小說那時候要是能上就笑了。我每一次都是截稿前匆匆忙忙在上課期間拿著稿紙一張張寫的,苦了之後幫打字的勞服者,看這麼狗血的小說。


5. 催稿是枉然,可是不催一定坑。

──雖然我朋友催了四年了我還是沒補他的生賀,笑。



评论(22)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