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孫肖】當我年華不再(廢稿)

※ 這篇是廢稿!!!!!!


簡單來說就是一天過後我精神正常了不想寫虐,

所以這一篇勢必要放棄,

可是我放不下後面的灑糖區,所以還是先貼了。


反正孫肖這個一定會寫一篇的,但鐵定不是現在這個。

就把後面的灑糖當個福利看吧


====我是廢稿開始的分隔線,沒有正文直接後續的寫作風格是常態====


※ 歌詞引用自電影《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 》的主題曲:Young and Beautiful (by Lana Del Rey)。

※ 由衷的希望這個設定不會再出現;它不是我擅長的範圍,也不是我熟悉的領域。腦補萬歲。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if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t young and beautiful? "


" Will you..."


【END】


===

給想要HE的小夥伴們:


「唔。」


孫翔在看到對方義無反顧地從自己面前跳下去時就驚醒了過來,全身濕透地像是被人丟入了水池內浸泡過後再拎出來一樣,自身呼吸換氣的速度快得彷彿剛剛衝刺了百米競賽一般需求大量的氧氣……但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


他只要確定肖時欽還在。


總使睜開眼的瞬間就看到對方熟睡的面孔,孫翔仍不敢肯定那是真實存在的,還是他仍在那個噩夢之中沒有醒過來。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有時候現實比噩夢還要噩夢」?孫翔只敢輕輕地伸出一指,像鍋牛從殼中緩緩探出自己的觸角般碰了下對方的臉頰。


溫熱的。


太好了。


孫翔伸出有力的雙臂緊緊地梏住了對方,像是要揉入自己的血肉一般。他怕自己只要鬆開了手對方就會像夢裡一樣脫逃,然後寧可投入死神的懷抱也不要願意繼續陪伴自己──他忘不了自己在夢中聲嘶力竭,卻怎麼叫也叫不回消失在水氣中的肖時欽。


「……怎麼了?」


肖時欽被孫翔的力道弄醒了過來,咕噥了聲,然後就注意到孫翔的反常。


太安靜了。


肖時欽打量了下對方,在失去了眼鏡、面前一片模糊的情況下他也只能從對方身上的汗臭未來推測說是因為噩夢給驚醒的。於是肖時欽只是身手拍了拍對方又黏滑又悶熱的背,柔聲說:「放鬆點,我疼。」


孫翔順從地放鬆了點力道,但開口時聲音也帶了些不安的意味:


「小事情……」


「嗯?」


「你不會走的,對吧?」


「嗯,我在呢。睡吧,明天還有比賽的。」


「嗯……別走……」


「我在呢。」


孫翔很快地就被肖時欽又一次哄睡,而他本人畢竟只是驚醒了一下,動了下身體找到了能讓自己最放鬆的睡覺姿勢後,很快地又重回了夢境的懷抱。


有些事,就像夢境一般,閃過去就好了。


【真‧END】


===

後記:


來來,你們絕對猜不到這篇的發展順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就來說說吧:


「诶,那個young and beautiful太讚了,想寫」→

「糟糕,歌詞打出來後更帶感了?要填哪個指定坑?」

「可惡我想寫害羞可愛的小周,什麼不老不死魔術師誘拐了未來槍王兩人耍帥又甜蜜蜜並肩而行什麼的,才不要用這個哀傷梗呢!」(我好像劇透了什麼)→

「有了,孫肖!!!!我才被某大觸的孫肖虐了,我也要把那種痛苦散播出去!!」→

「糟糕正劇不知道寫什麼,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HE啊那先寫後續好了。」→

「放棄我女神的寫風啦!老子寫不出這麼高端洋氣的翻譯風格文啦!」→

「……把跳崖設定改成跳瀑布好了。這樣的話警匪就不能用了,要泰山那種style的話就得原始點?」→

「可惡HE片段怎麼越來越長了?是說這樣的話應該就是孫二翔青春期來了說老了的小事情是個麻煩一樣的抱怨後,肖時欽當天拔營離開嚇壞了隔天早上找不到人的孫二翔,好不容易追到人了孫二翔又口不擇言again,最後肖爸爸就跳瀑布了。既然孫二翔覺得跳瀑布必定死的話……來個食人魚設定好了,南美巴西雨林就決定是你了!」→

「HE片段設定為世界賽好了。」→

「嗯,我可以寫正文了!……先寫後記好了」(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段)→

「好啦我來面對正文了_(:3」ㄥ)_」


如此二的寫作方式,不愧是要寫孫二翔時才發作,傳染性太高了!(不要推卸責任


===

如果真的有人想要知道正文怎麼了,我可以大綱形式走一發,不過沒人想知道我也懶得寫了……反正我還是寫我的HE甜甜好了


评论
热度(1)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