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安魂曲

Ariz,灣家,文手一枚。
名字發音是阿利茲,
也可以叫我荔枝。

【雙葉】葉修大大,你弟喊你回家

※ 不要信標題。

※ 榮耀人力派遣公司設定。



『葉修你個不要臉的!』



啪的一聲,叼著菸的葉修明確地聽到了另一方掛──更有可能是摔──掉電話的聲音後,如逢大赦般鬆了口氣,正要抽根菸來慶祝下又一次戰勝弟弟的葉修在掏出菸的瞬間就被陳果給攔截了。


「之前才說了禁止帶菸進來,沒收!」陳果大爆手速成功搶過葉修的提神良品,「要抽外面有抽菸區!不是都說了不能對年輕人的健康造成影響,二手菸禍害他人的程度遠高過於禍害自己的!」


「噢,那我出去抽。」被教訓的葉修毫不害臊地伸出手要拿回菸盒。


「沒收聽不懂嗎?就是這盒不還給你!讓你記得不能把菸盒帶進來!要抽自己去抽菸區那邊買。」陳果麻利的轉身走開,留給葉修一個颯爽的背影──雖然這個爽是由他的悲劇來襯托出來的。


反正也不是身無分文,轉念一想後葉修便服從陳果命令出了會議室,無精打采、晃悠晃悠地搭進了電梯,然後在員工習以為常的眼神下慢溜溜地鑽進了小賣部,在店員滿臉「怎麼是你?怎麼老是你?」的鄙視眼神中買了包菸,接著就走去了抽菸區要來大吸一口──



「葉修!」



啊,麻煩來了。


這是葉修腦中浮現的第一個想法,他口中叼著還沒點起的菸(先過過乾癮),看著遠方以每秒五公尺速度爆衝過來的人影,葉神在短短三秒鐘內做出了「留在原地」的決定,下一秒就被人抓著衣領給提了起來。


「不過是叫你把東西寄掛號還我,結果你就掛我電話是──」


「電話是你掛的。」


「──那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我還要為了『你擅自拿走』的東西而特別跑來H市一趟!機票錢你付嘛!」


「哥有說了啊,等哥回家了就會把東西還你了。」


「你自己說說看你什麼時候回來過!」


「有啊,借你身分證那次。」


「你還敢提!」


周遭的員工就像看戲一般看著這兩個模樣相像的男子鬥著嘴,身穿西裝的總是被另一個氣到不說,有教養的他還屢次無法脫口而出髒話,只能用大聲來表達自己的憤怒;而另一邊被抓的衣領的像是沒有感受到對方的怒氣一樣,總是懶洋洋地回幾句,但也就這蠻不在乎的態度刺激著對方直跳腳。


葉修眼神往旁一掃,發現圍觀人數眾多──實際上這還不到午休時間,午休期間發生這檔事大概就不只是員工圍觀而已,搞不好還會有幾個愛鬧的加入戰局,甚至最後演變成葉修被集火的慘況都有可能──便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袖子:「行了行了,注意影響。要談去那邊談。」他手指著不遠的吸菸區,那裡正好空無一人。


對方悻悻地放開了葉修的衣領,跟著葉修的腳步走到了吸菸區。一踏入吸菸區葉修迅速掏出打火機,點燃,深吸一口,然後才緩緩的吐了出來,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充分地表現出葉修早就想大抽特抽一口了。


「要不要來一根?」葉修很有兄弟愛地從菸盒推出了根菸要給弟弟葉秋。葉秋拒絕了。


「抽死你。」他盯著葉修吐出的煙霧咒罵一聲。


「行了你,別沒大沒小的。」葉修嘴上說著不滿,臉上表情卻還是沒什麼精神著,「你親自跑來不是特別來跟哥吵的吧?那個卡你也可以申請掛失補辦一張就好,根本沒必要來H市一趟的。」


「……」


「不說哥抽完就走了啊。」葉修說。


站在他旁邊的葉秋低下頭,看著自己黑得發亮的皮鞋,沉默了很久都沒有說話。葉修坐在一旁也沒催他,就是默默地抽著自己的菸,轉頭看著他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久,他聽到葉秋低低地說了:



「喂,你不做了行不行。」


「……」


「我看電視說了,你們公司百花有個姓孫的吧,出個派遣任務結果重傷了。鬼門關走了一趟不說,到現在一隻手還可以說是廢了。你想要賺錢也不需要用這種會賠上命的方式賺吧?家裡也不是養不起一隻米蟲,想工作你就直接說要什麼位置,家裡都能讓你做,沒有必要在這裡賣命吧?」


「……」


「哥,回家吧……」



葉修抬了起頭,看著吸菸區頂上亮著光的小燈,沒有回話。


葉秋說的事情他也知道,就算事情過了一個月,後續新聞還是陸陸續續的有出現。百花派遣隊的孫哲平,在派遣途中意外捲入了搶匪案件,他挺身而出的確是保下了不少人,但同時也讓自己身中數槍,尤其是連中兩槍的左手,聽說出院了還是難以發力。


那個狂傲的孫哲平,縱使再不甘心還是接受了百花的建議辭去派遣工作,目前人在新成立不久的義斬隊伍做起了後勤,等著今年冬季的轉隊期時間到來。而這件事直到現在都還打擊著百花的積極度,若不是還有張佳樂再撐,百花很有可能現在的排名已經摔到最尾端也說不定。


「……哥,爸媽也會擔心的,你就狠心讓他們在家裡憂慮著?」


「行了,你也知道你哥我的決定的。」葉修終於有了回應,「打親情牌哥也不會現在就走的。」


「你到底還要追求什麼啊!」葉秋激動地站起身來,由上往下地質問著對方:「錢?名聲?地位?這些家裡都給得起啊!說到底你只是不想要回家,把一切責任都丟給我──」


「激將法對哥沒用的。」葉修看都沒看對方,「再說哥又不是有勇無謀的人,我有分寸的。」


葉秋像是被戳破的氣球一樣喪氣地摔坐了下來,有些自暴自棄地不發一語。


「哥在這有哥自己的追求,派遣的確是個爭議的行業,但哥還是喜歡這種工作的感覺,你真要讓我正正經經作在那邊辦公才是要謀殺哥啊!你小子就別糾結了,在幾年哥退休了,就真的會好好在家照顧爸媽了。到時候你們喊哥是米蟲什麼的隨你們愛,」葉修頓了下,狠狠抽了口菸,像是需要些勇氣才能把話說清楚:

「這行業吃的年紀不能太大,到處奔波什麼的根本不可能讓年紀大的人來繼續待在第一線跑。等到哥跑不動了,哥就會回去的。」



又是一陣沉默。


「……算了,早就知道要是這樣就能讓哥你回家的話,根本就不會讓你在外面鬼混這麼多年了。」葉秋笑了,「本來還想說你混不下去了,缺錢了,就會回家來,沒想到還真的就跑了這麼多年啊……」


「哥可是有認真工作的啊!」


「行了,今天就這樣了。」葉秋站起了身,「你去把東西拿下來還我吧?還是我能上去看看?」


葉修捻熄了手中的菸,也跟著站了起來,邊伸懶腰邊說:「你上來吧,哥懶得再下來趟了。」


「懶死了。」葉秋吐槽。


「現在就浪費體力,工作就沒力氣啦!」


「你就扯吧你。」


「呵呵。」




幾天後,葉修才赫然意識到那天他弟弟親自前來,除了要他回家外,還做了些事──


「又是這個地址?」葉修拿著手上的任務單,一臉恨不得羅輯策畫錯誤的表情看著對方,「這幾天都是最終目的地在這個地址結束啊!真的沒有快一點的路線?」


「可是我的確是把所有千機傘的機能都囊括進去了,」羅輯迅速地叫出了一串計算表單,細細看下來後肯定地轉頭對葉修說:「最省事的路線是這樣沒錯啊!」


葉修表情掙扎了下,然後沒有下限地說:「不然我們忽視對方指定我這條,改讓蘇沐橙去──」


「行了你老葉,下限還要不要。」魏琛聽到這邊的對話後,心情愉悅地過來對葉修進行了嘲諷:「顧客的要求可是第一啊!死也要完成的啊!你鐵定在哪邊得罪了這個傢伙,才會一直被對方指定送單。」


葉修表情不太好的拿走了羅輯手上的單,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後就用著桌機打了通電話,在對面那帶著勝利口吻的熟悉聲音說著:『想不到你會打電話來呢,真稀奇。』


「廢話少說,你在玩什麼把戲。」


『嗯?我在保護哥你的安全啊!既然哥不打算退休的話,那至少在我人在H市的期間能夠保證哥的安全吧?所以就只好一直指定哥你來啦!放心,讓你來幫忙的絕對都是不會造成你傷害的事情的。』


「你哥我沒有這麼脆弱,如果嫌家裡錢太多多去捐贈些,救救更多需要的人民。」


『我是在救助需要的人啊。』電話那一頭的葉秋聲音愉悅,『放心吧,我月底就走了,這幾天我們就趁這機會多多增加過去沒有增加的「兄弟情誼」吧!對了,要中午了,幫我帶一下你們公司附近那家大酒店的菜吧!我之前打上的錢應該夠用,不夠就給我個電話,或是讓你們的陳老闆打也行。』


「……」


『那麼就這樣啦,晚點見啦,哥。』


葉修拿著被掛掉的電話,有點反應不過來,後來緩過神了才有些不可置信地把手中的話筒給放了下來──



然後他大爆手速打了通電話給遠方的王傑希。



「大眼,求救,熊孩子怎麼處理!」


『……』


中國好爸爸,王傑希,對於來自葉修騷擾的應對方式就是見怪不怪地掛掉了電話。



【END】


=====

後續:


「喂,爸,我就在H是待到月底……喔?下一個月你來H市是嗎?……好的,我知道了,所以每個月輪流是吧,好的。」


葉家人進駐H市計畫,進行中。


=====

後記:


這篇的發展從「葉秋弟弟專業點哥哥名三十年」→「葉秋關心葉修工作安全問題」,然後大孫就被我抓出來……大孫對不起我現在給你跪請放過我(慢


下一篇是葉王,不過我的CP感似乎挺淡的,就,嗯哼。

评论
热度(12)

© 夜之安魂曲 | Powered by LOFTER